CCM USA Logo
CCM USA Logo
人生之旅(网上免费阅读版)   何天择编著
 

感恩回馈──访何天择博士

黄国凯

翻开《中信》月刊,例必看到何天择博士的文章。近年他患白血病,多次接受化疗,但为了叫多人同得恩典,他虽年迈体弱,仍病中勉力笔耕,见证基督耶稣的救恩。他并主张信徒不必留给学业和事业已有成的儿女,而当「尽心丶尽性丶尽意丶尽力」把财产奉献给上帝作圣工。难能可贵的是,何博士言行一致,实践所言。以下是访问他的摘录。

黄:请简略介绍您自己,让我们更多认识您。

何:我生於牧师之家,父亲是中国乡村教会的牧师;那教会是昔日戴德生宣教士创办的「内地会」所设立,後来成为经济独立的本地教会,位於浙江省温州市附近的瑞安县莘塍镇。

1939年抗日战争期间,我只身去内地贵州省安顺县的军医学校(台湾「国防医学院」前身)大学部的药科求学。毕业後留校担任助教三年。1947年复员上海。49年我从香港来美国入华盛顿大学(西雅图)研究院进修。两年後因事回香港,再於1956年携家眷(妻和两子)移民美国定居,并在南加州大学(USC)完成学业;获得药剂师执照後,工作近30年退休。退休後曾在两间神学院教授关於科学证道方面的课题。1999年6月医生发现我患有白血病;八年以来因复发曾进医院化疗五次,最後一次在2007年2丶3月间,住院35天。我现已超过85足龄,身体虚弱,在家读书休息;并在网络上学习传福音,少有外出。

我是橙县华人浸信会会友,二儿和三儿两家同属这教会。大儿一家因距离较远,则属另一浸信会。

黄:请问您是甚麽时候信耶稣基督的?

何:我14岁那年,布道家宋尚节复兴的暖流流经沿海温州一带,也包括我们教会所在的城镇。我在一次布道会中起立认罪;惜因之後未蒙造就,离乡出外工作,成为浪子,直至20馀岁在大学读书时得以复兴。那时倪柝声先生的写作对我认识福音很有帮助;但八年抗战胜利复员上海後,随未信主的家兄经商,灵命变得非常软弱可怜,不过从未放弃信仰。据我所知,信耶稣的人大概可分两类;第一类来自非基督教家庭背景,他们对信主的年丶月丶日比较清楚,因为变化比较突然,好像从海中上来。第二类来自基督教家庭背景,对於何时信主在时间上较为模糊,难予确定。一个人是否基督徒,是以他有否口里承认,心里相信,得新生命而定。至於不确定信主的时间,不等於还未信主;就像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不等於没有出生。

黄:近四十年来,您发表了许多科学证道的作品。为甚麽您在这方面特别有负担?

何:中国自上世纪初「五四运动」以来,知识份子重视西洋科学,但对科学本身缺乏认识,而将科学理论,特别是进化论,作为真理接受并传递,反对一切超自然的神迹奇事,以致不能接受基督福音。科学是人求知物质世界的事业,但因人的有限和不完全,故此科学也不能无限发展,和完全无误。事实上,科学不能说出最後的一句话来,一切科学言说都在等候修正或推翻,这便是科学的暂时性 (tentativeness)。唯有上帝的话是永远坚立,永不改变。举个例子,60年前我在大学时所用的科学教科书,今日已不能再用,只能作为废物处理;但我们所读的圣经数千年不变。真理是永不改变的真实,在科学中无法获得,需要仰赖天上的启示。科学是可使用的工具,而不是可崇拜寄托的对象。当然错误不止在中国,即使在科学先进的欧美,对进化论也有教条化的现象,不正视它只是人的臆测,不是史实。

科学证道容易被误解。有一次我参加牧师的同工会,一位「名牧」劝导同工阅读《科学新知》等杂志。当然,《科学新知》可以阅读,但该知道,今天认为正确的科学新知,明天可能成为需要修正的科学旧知。科学证道并不是说因为圣经真理符合科学,所以是正确的。科学证道乃将科学论说与圣经冲突的问题,以事实指出错在科学,不在圣经;或因对圣经的误解,并查究科学的求知方法,知道它们的不足。当然也可将科学发现的事实,加强对福音真道的信心;例如:数十年来遗传基因(DNA)的阐明,甚至将无神论领袖的信仰转化过来。英国着名哲学教授傅氏(Antony Flew)是无神论半个世纪以来的领导人;但因面对目前科学发掘的证据,放弃无神论,成为世界新闻。2004年底,81岁的傅氏说:「生命的来源与大自然的复杂性,不得不用超理智 (Super-intelligence) 来解释。」

自称「自由派」(其实是不信派)的人士提倡将基督教科学化。科学是追究物质世界的知识,难道人可以将属灵的上帝物质化来探究吗?!一位着名科学家曾说:「科学不会受到上帝威胁,反会得到加强促进;上帝不会受到科学的威胁,因为有祂的创造才有科学。」科学的目的是追求真理,在追求的过程中,时常需要改正错误;圣经则是全知全能上帝启示的真理,直截了当,不必替它修改。

知识份子是社会丶国家的领导阶层,他们若有错误观念,便会影响整个国家民族,阻挠福音的传播。科学证道便是要清除这些绊脚石。上帝让我前半生经历30年的中国知识界环境,有祂的美意安排,对我的负担有启发作用。

黄:您很热心传扬主耶稣的福音,为甚麽呢?

何:我们若确知天堂和地狱的真实性丶人灵魂的价值丶基督耶稣在十字架上付出的重大代价,并人人可白白得蒙救赎,就会深感传扬福音是刻不容缓的事了!主耶稣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灵魂),有甚麽益处呢?」(马太福音十六26)在上帝的眼光中,人的灵魂较全世界财富更有价值;我们也该视拯救一个灵魂比赚得世界的财富更有意义。经上说:「一切都是出於上帝,祂藉着基督使我们与祂和好,又将劝人与祂和好的职分赐给我们。这就是上帝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身上,并且将这和好的道理托付了我们。」(哥林多後书五18至19)每个接受福音救恩的人,都有传福音的「职分」和「托付」;这是光荣的职分,重大的托付。我们只会做得太少,不会做得太多。每日丶每时,世界上都有许多人离世进入永恒,得救的百分比恐怕很低吧!

黄:您慷慨而且尽力以钱财支持福音及慈善机构,您对理财方面有些甚麽分享?

何:我们怎样处理钱财,便说出我们生活的目标与对上帝信心的大小。我们若真正为主耶稣而活,遵行祂的旨意,哪有不将钱财奉献圣工的理由?当然,我们各人的经济情况丶家庭和社会环境及个人信心都有不同,难作一致的要求。圣经最基本的原则是:「你要尽心丶尽性丶尽意丶尽力,爱主你的上帝。」(马可福音十二30)所以对低收入的人而言,百分之十的奉献可能已是「尽力」了;对高收入的人,可能需要百分之五十以上才是到了「尽力」。

其次是观念的问题。主耶稣说:「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马太福音六19至20)奉献圣工的钱财不是消耗丶失去,而是积财在天,「为自己预备永不坏的钱囊,用不尽的财宝在天上。」(路加福音十二33)若天国是我们所盼望的福份,那麽投资天国是最智慧的了。

60多年前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物资缺乏。我在内地求学时,一位基督徒团契团友说,他身穿新制外衣,经过躺在路旁的乞丐,未予帮助,扪心有愧。这是基督徒的良心作用。今日我们若驾名牌汽车,住华丽豪宅,而对在饥饿中(或缺乏衣食,或未闻福音)者,视若无睹,不予帮助,难道我们不会扪心有愧吗?非基督徒以拥有财富为荣,基督徒却该以拥有财富,不作施舍为耻。圣经多处指责这些富足的人。

夫妇之间对金钱的处理,因意见不同,可能引起纷争。西国家庭,夫妇常有分管钱财,除日常花费外,多馀之款,分配管理,或各自奉献,不能彼此勉强。「因为捐得乐意的人,是上帝所喜爱的。」(哥林多後书九7)我家也是这样做的。

许多家庭对儿女非常慷慨,并且死後财产全归子女;对教会和福音事工,或慈善工作却很吝啬。我们作基督徒父母的,在子女完成学业後,便该由他们负责自己经济的需要,不该将儿女的需要放在上帝之前,而是自己要多多奉献丶施舍,作儿女的榜样。一个已将自己奉献给主耶稣的人,奉献多馀金钱是没有困难的。

黄:您已年迈,对自己一生的评估如何?

何:回顾自己一生,从小就反叛自私,性情败坏;成年後,也时常如羊走迷,成为浪子,犯了许多过错,浪费了上帝所赐宝贵光阴,至为痛心!但上帝满有怜悯慈爱,在母腹里便拣选了我这不堪的人,证明圣经所说:「只因要显明上帝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作为,乃在乎召人的主。」(罗马书九11)在三兄弟中,我是最幼而是最先信主的。上帝免去我经历中国两次的大灾难,先是日本侵华,滥杀无辜,那时我在贵州求学丶任教,八年抗战,未见过一个日本兵;继而山河变色,由自夸「无法无天」的人掌权,迫害知识份子及宗教信徒,死人无数。而在这些日子之前,我已去了香港,之後留学美国,再而定居。回首一生,承蒙天父慈爱恩惠丶照顾安排,深信主的保守直至一天安然见主。每个基督徒都是上帝预定与拣选的,祂「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以弗所书一5)主的恩典够用,感谢赞美主!

(此文刊登於《中信》月刊第 547 期)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books/life/life.aspx?id=sm0_02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国信徒布道会出版《人生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