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M USA Logo
CCM USA Logo
人生之旅(網上免費閱讀版)   何天擇編著
 

感恩回饋──訪何天擇博士

黃國凱

翻開《中信》月刊,例必看到何天擇博士的文章。近年他患白血病,多次接受化療,但為了叫多人同得恩典,他雖年邁體弱,仍病中勉力筆耕,見證基督耶穌的救恩。他並主張信徒不必留給學業和事業已有成的兒女,而當「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把財產奉獻給上帝作聖工。難能可貴的是,何博士言行一致,實踐所言。以下是訪問他的摘錄。

黃:請簡略介紹您自己,讓我們更多認識您。

何:我生於牧師之家,父親是中國鄉村教會的牧師;那教會是昔日戴德生宣教士創辦的「內地會」所設立,後來成為經濟獨立的本地教會,位於浙江省溫州市附近的瑞安縣莘塍鎮。

1939年抗日戰爭期間,我隻身去內地貴州省安順縣的軍醫學校(台灣「國防醫學院」前身)大學部的藥科求學。畢業後留校擔任助教三年。1947年復員上海。49年我從香港來美國入華盛頓大學(西雅圖)研究院進修。兩年後因事回香港,再於1956年攜家眷(妻和兩子)移民美國定居,並在南加州大學(USC)完成學業;獲得藥劑師執照後,工作近30年退休。退休後曾在兩間神學院教授關於科學證道方面的課題。1999年6月醫生發現我患有白血病;八年以來因復發曾進醫院化療五次,最後一次在2007年2、3月間,住院35天。我現已超過85足齡,身體虛弱,在家讀書休息;並在網絡上學習傳福音,少有外出。

我是橙縣華人浸信會會友,二兒和三兒兩家同屬這教會。大兒一家因距離較遠,則屬另一浸信會。

黃:請問您是甚麼時候信耶穌基督的?

何:我14歲那年,佈道家宋尚節復興的暖流流經沿海溫州一帶,也包括我們教會所在的城鎮。我在一次佈道會中起立認罪;惜因之後未蒙造就,離鄉出外工作,成為浪子,直至20餘歲在大學讀書時得以復興。那時倪柝聲先生的寫作對我認識福音很有幫助;但八年抗戰勝利復員上海後,隨未信主的家兄經商,靈命變得非常軟弱可憐,不過從未放棄信仰。據我所知,信耶穌的人大概可分兩類;第一類來自非基督教家庭背景,他們對信主的年、月、日比較清楚,因為變化比較突然,好像從海中上來。第二類來自基督教家庭背景,對於何時信主在時間上較為模糊,難予確定。一個人是否基督徒,是以他有否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得新生命而定。至於不確定信主的時間,不等於還未信主;就像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不等於沒有出生。

黃:近四十年來,您發表了許多科學證道的作品。為甚麼您在這方面特別有負擔?

何:中國自上世紀初「五四運動」以來,知識份子重視西洋科學,但對科學本身缺乏認識,而將科學理論,特別是進化論,作為真理接受並傳遞,反對一切超自然的神蹟奇事,以致不能接受基督福音。科學是人求知物質世界的事業,但因人的有限和不完全,故此科學也不能無限發展,和完全無誤。事實上,科學不能說出最後的一句話來,一切科學言說都在等候修正或推翻,這便是科學的暫時性 (tentativeness)。唯有上帝的話是永遠堅立,永不改變。舉個例子,60年前我在大學時所用的科學教科書,今日已不能再用,只能作為廢物處理;但我們所讀的聖經數千年不變。真理是永不改變的真實,在科學中無法獲得,需要仰賴天上的啟示。科學是可使用的工具,而不是可崇拜寄託的對象。當然錯誤不止在中國,即使在科學先進的歐美,對進化論也有教條化的現象,不正視它只是人的臆測,不是史實。

科學證道容易被誤解。有一次我參加牧師的同工會,一位「名牧」勸導同工閱讀《科學新知》等雜誌。當然,《科學新知》可以閱讀,但該知道,今天認為正確的科學新知,明天可能成為需要修正的科學舊知。科學證道並不是說因為聖經真理符合科學,所以是正確的。科學證道乃將科學論說與聖經衝突的問題,以事實指出錯在科學,不在聖經;或因對聖經的誤解,並查究科學的求知方法,知道它們的不足。當然也可將科學發現的事實,加強對福音真道的信心;例如:數十年來遺傳基因(DNA)的闡明,甚至將無神論領袖的信仰轉化過來。英國著名哲學教授傅氏(Antony Flew)是無神論半個世紀以來的領導人;但因面對目前科學發掘的證據,放棄無神論,成為世界新聞。2004年底,81歲的傅氏說:「生命的來源與大自然的複雜性,不得不用超理智 (Super-intelligence) 來解釋。」

自稱「自由派」(其實是不信派)的人士提倡將基督教科學化。科學是追究物質世界的知識,難道人可以將屬靈的上帝物質化來探究嗎?!一位著名科學家曾說:「科學不會受到上帝威脅,反會得到加強促進;上帝不會受到科學的威脅,因為有祂的創造才有科學。」科學的目的是追求真理,在追求的過程中,時常需要改正錯誤;聖經則是全知全能上帝啟示的真理,直截了當,不必替它修改。

知識份子是社會、國家的領導階層,他們若有錯誤觀念,便會影響整個國家民族,阻撓福音的傳播。科學證道便是要清除這些絆腳石。上帝讓我前半生經歷30年的中國知識界環境,有祂的美意安排,對我的負擔有啟發作用。

黃:您很熱心傳揚主耶穌的福音,為甚麼呢?

何:我們若確知天堂和地獄的真實性、人靈魂的價值、基督耶穌在十字架上付出的重大代價,並人人可白白得蒙救贖,就會深感傳揚福音是刻不容緩的事了!主耶穌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靈魂),有甚麼益處呢?」(馬太福音十六26)在上帝的眼光中,人的靈魂較全世界財富更有價值;我們也該視拯救一個靈魂比賺得世界的財富更有意義。經上說:「一切都是出於上帝,祂藉著基督使我們與祂和好,又將勸人與祂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這就是上帝在基督裡,叫世人與自己和好,不將他們的過犯歸到他們身上,並且將這和好的道理託付了我們。」(哥林多後書五18至19)每個接受福音救恩的人,都有傳福音的「職分」和「託付」;這是光榮的職分,重大的託付。我們只會做得太少,不會做得太多。每日、每時,世界上都有許多人離世進入永恆,得救的百分比恐怕很低吧!

黃:您慷慨而且盡力以錢財支持福音及慈善機構,您對理財方面有些甚麼分享?

何:我們怎樣處理錢財,便說出我們生活的目標與對上帝信心的大小。我們若真正為主耶穌而活,遵行祂的旨意,哪有不將錢財奉獻聖工的理由?當然,我們各人的經濟情況、家庭和社會環境及個人信心都有不同,難作一致的要求。聖經最基本的原則是:「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上帝。」(馬可福音十二30)所以對低收入的人而言,百分之十的奉獻可能已是「盡力」了;對高收入的人,可能需要百分之五十以上才是到了「盡力」。

其次是觀念的問題。主耶穌說:「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只要積攢財寶在天上。」(馬太福音六19至20)奉獻聖工的錢財不是消耗、失去,而是積財在天,「為自己預備永不壞的錢囊,用不盡的財寶在天上。」(路加福音十二33)若天國是我們所盼望的福份,那麼投資天國是最智慧的了。

60多年前中國抗日戰爭期間,物資缺乏。我在內地求學時,一位基督徒團契團友說,他身穿新製外衣,經過躺在路旁的乞丐,未予幫助,捫心有愧。這是基督徒的良心作用。今日我們若駕名牌汽車,住華麗豪宅,而對在飢餓中(或缺乏衣食,或未聞福音)者,視若無睹,不予幫助,難道我們不會捫心有愧嗎?非基督徒以擁有財富為榮,基督徒卻該以擁有財富,不作施捨為恥。聖經多處指責這些富足的人。

夫婦之間對金錢的處理,因意見不同,可能引起紛爭。西國家庭,夫婦常有分管錢財,除日常花費外,多餘之款,分配管理,或各自奉獻,不能彼此勉強。「因為捐得樂意的人,是上帝所喜愛的。」(哥林多後書九7)我家也是這樣做的。

許多家庭對兒女非常慷慨,並且死後財產全歸子女;對教會和福音事工,或慈善工作卻很吝嗇。我們作基督徒父母的,在子女完成學業後,便該由他們負責自己經濟的需要,不該將兒女的需要放在上帝之前,而是自己要多多奉獻、施捨,作兒女的榜樣。一個已將自己奉獻給主耶穌的人,奉獻多餘金錢是沒有困難的。

黃:您已年邁,對自己一生的評估如何?

何:回顧自己一生,從小就反叛自私,性情敗壞;成年後,也時常如羊走迷,成為浪子,犯了許多過錯,浪費了上帝所賜寶貴光陰,至為痛心!但上帝滿有憐憫慈愛,在母腹裡便揀選了我這不堪的人,證明聖經所說:「只因要顯明上帝揀選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作為,乃在乎召人的主。」(羅馬書九11)在三兄弟中,我是最幼而是最先信主的。上帝免去我經歷中國兩次的大災難,先是日本侵華,濫殺無辜,那時我在貴州求學、任教,八年抗戰,未見過一個日本兵;繼而山河變色,由自誇「無法無天」的人掌權,迫害知識份子及宗教信徒,死人無數。而在這些日子之前,我已去了香港,之後留學美國,再而定居。回首一生,承蒙天父慈愛恩惠、照顧安排,深信主的保守直至一天安然見主。每個基督徒都是上帝預定與揀選的,祂「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藉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以弗所書一5)主的恩典夠用,感謝讚美主!

(此文刊登於《中信》月刊第 547 期)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books/life/life.aspx?id=tr0_02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國信徒佈道會出版《人生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