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回首來路,感恩不盡

王玨

1918年我生於上海,父母有四個孩子,一家六口靠父親一人出外工作,生活艱難。長大以後經濟條件雖然獲得改善,我仍保持節儉的美德。我跟太太第一次二人出外吃飯是我們結婚60週年那天。

高中畢業後,我分別得到上海同德醫學院、吳淞商船學校和海軍學校的錄取。最後我選擇入讀海軍學校,因既不需付學費又可報國,並可減輕年邁父親的負擔。很可惜,後來因胃出血被迫退學。

康復後經親戚介紹,白天我在一家瑞典軸承公司工作,有收入補貼家用,晚間在滬江大學讀建築系。日軍侵華後,父親一個人在上海,因此我也留下來陪他。當日軍進入租界後,公司所有貨物全被日軍接收,無法營運,工人都被遣散。恰在這時,上海證券交易所招考職員,我幸運被錄取,一直工作到抗戰勝利,接著軸承公司又復業,我便回去工作。因公司人手不足,經常加班,所以收入不錯。

那時我結識了現在的太太,兩年後,1947年我們在昆明中華基督教會結婚,並每週參加崇拜及聚會,但未真正認識主耶穌。

1948年我在昆明,從香港進口罐頭食品及單車等,同時也與朋友合作經營鞣革工廠。1949年有朋友經昆明回台灣,那時局勢已不太好,他建議我們隨行。由於當時太太懷孕,我也無法馬上結束在昆明的生意,所以便把手上所有的美金存在台灣的朋友那裡以防萬一。同年11月兒子出生,12月省主席羅漢政變,局勢不利經商,我們決定結束一切生意,前往緬甸求生。

離開昆明

想去緬甸也不太容易,先要拿到離境證。有兩位朋友一定要我加入華聯會,令我感到莫名其妙。後來才知道,要有華聯會會員證才能拿到離境證。還有一件事讓我更看到上帝的引領及幫助,在這之前妻子突然去學會計,與一位同學成為好友,後來我們的離境證就是透過這位好友獲得簽發的。

其次是錢財的安排,當時的銀行不接受匯款去國外,帶在身上極不安全。唯一的辦法是透過當地的商號匯去,而這個渠道當時是沒有收據和文件,只憑口頭承諾。我們經一位同學介紹,把錢委託一家商號辦理,條件是把這位同學一家帶到緬甸。

感謝上帝,1950年7月底我們平安進入緬境,暫時住在一個草棚中,等候有人帶路。住了約三個月,一天晚上,同行的同學喝得酩酊大醉,高聲對他太太說,明晨要去孟德里提取我的匯款。這話被我聽到了,當晚我立即與匯款商號駐該地的負責人商量,禁止任何人冒領。隔了一天早上,同行的同學悄悄地離去。上帝保守了我們的財產!

生產襯衣

後來有一天我在街上遇見一位在昆明認識的朋友陳君,他把我一家帶到仰光。到達仰光後,我去見一位透過陳君介紹的朋友時,發現自己唯一的襯衣破了,市面上居然沒襯衣賣。所以當這位朋友問我在仰光有甚麼計劃時,我便說想開設一小型襯衣廠。他提議不如由他出資,開一間大型襯衣廠,管理、技術、物料、生產等事務由我負責,日後賺到錢與我平分。感謝上帝,不論引進外國機器、輸入人才、找化學原料做襯衣膠領等,上帝都與我同在,凡事順利。我原本只計劃買兩、三架縫衣機,由太太帶著幾個女工做個小本生意,到最後竟能接獲緬甸政府縫製2,500套警察制服的標書。可惜等到一切上了軌道生意蒸蒸日上時,卻發現中間有人做事不誠實,我不能苟同,於是退出了這個仍賺錢的生意。

鋼鐵工程

戰後的緬甸百廢待舉,樓房等紛紛等候維修、建築。當時人們都以昂貴的柚木做門窗,我心想,若用較便宜的鋼窗,成本豈非可以減低?於是,我找人做了一扇鋼窗樣板,拿到聯合國助緬甸的復建委員會自薦推銷。他們的主管很驚訝緬甸也有這種技術,更承諾我若能生產標準尺寸,他們日後在設計上便可使用我生產的鋼窗。我聽了很興奮,隨即寫信給我在台灣的朋友,請他把我之前寄存在他那裡的錢匯來應急。感謝上帝,朋友是個遵守承諾的人。他託親戚把錢帶來,我因此也認識了他的親戚,一位當時在仰光的大建築商。他聽說我想製造鋼窗,也覺得有前途,建議由我先承辦他建築工程中的鐵工,儲蓄本錢,稍後再生產鋼窗。我接納了他的提議,先替他做,然而我花錢購買材料及支付工人薪金,他卻拖欠我應得的錢。不得已便寫信給台灣的朋友告知實情,後幾經轉折,才由朋友的妹妹償還。

橡膠生意

在辦鐵工廠時,經人介紹我替一位橡膠廠老闆造一架橡膠混合機,樣式、性能要和他廠內使用的一樣。他先付訂金,說明交貨後付清餘款,可是交貨以後,他不但拖著不付,還推說機器不好,更口出恐嚇的話,這使我很不服氣。為了證明我造的機器沒有問題,我又製造了一架同樣的橡膠混合機,想自己開一間橡膠廠。但談何容易?找地建設廠房和買橡膠原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廠房蓋好後,我又自行安裝各種生產機器及製作橡膠的模型。回想過去不論在上海或昆明,我從未動手做過任何機器,若不是受騙辦鐵工廠,今天怎能不假手於人,親手包辦廠內的各種大小機器呢?感謝上帝看顧我,壞事都變成美事,危機化作轉機。

一天太太在菜市場遇見當初帶我們到仰光的朋友陳君,太太見他腳上穿著一雙新型的日本橡膠拖鞋,便向他要,還即時陪他另外買了一雙新鞋。那雙日本拖鞋又輕又挺直,與一般的橡膠完全不同,在仰光沒有見過,我也不知如何製作。於是便到圖書館找資料,但找不到。感謝上帝,讓我忽然想起在做襯衣廠時認識的化學原料供應商,於是便帶著那雙拖鞋去找他。他看後竟然說,他曾親手在實驗室內做過這種膠,他更可以請英國總公司寄些化學原料來試做一個樣板給我。感謝上帝!試做成功。於是,我便訂購該原料,數月後原料運抵,但海關不准提貨。

大約三個月後,一個星期六,我在報攤買了份英文報紙,真想不到,就在報紙不起眼的分類廣告中,看到仰光海關要拍賣一些過期未提的貨品,而我進口卻不准提取的化學原料竟在拍賣名單內。週一早晨我便透過之前委託的報關行,提回了我的原料。雖有了合用的化學原料,但還要添置別的機器和原料,這些都需要錢,而此時我已沒有甚麼可抵押借貸的了。

就在這時,一個很久沒見的朋友突然上門看我,談話中提到彼此的近況,也談到當時我在生意上的困難。這位朋友竟在袋中即時拿出3,500元現金給我應急,更說明不必急著還。當我有需要時,有人突然上門,口袋裡還懷著巨款,而且主動借給我,這難道是巧合嗎?我相信是上帝的預備。上帝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力量,是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參詩篇46:1)。

生產微泡橡膠拖鞋的生意順利,但因此招來橫禍。一天有兩個人突然來見我,還沒開口,其中一個便拿出手槍來放在桌上,說他們是泰北游擊隊的人,需要我的資助。我看出他們是本地流氓,威脅我要給他們錢。恰在那時,有幾個工人進來,那兩個人見勢不妙,便收槍離去。後來那兩個人因犯其他事而被下到監裡。主是信實的,祂保護我們脫離惡者(參帖撒羅尼迦後書3:3)。

虛空的虛空

1959年緬軍執政,掌管大小一切事宜,銀行的保險箱也被查封。他們發現我太太的保險箱內有19美元,便說她私營外匯,把款項充公。過了數月,又以私藏外幣的罪名罰我太太緬幣70餘元。再過數月,太太又接獲法院驅逐出境的命令。透過律師奔跑,一再延期,我們知道處境不妙,決定賣掉工廠走為上策。但是,買家壓價過低,我們便把這事擱置下來。這時,一個臭名昭彰的移民官找上門來,說要捉拿非法入境仰光的華人,請我們舉報。這下子我們真的痛下決心,把這賺錢的生意賣掉。我們在1960年12月20日簽約,想不到就在同一日,因為周恩來到訪,緬甸政府為表示友好,取消了驅逐大部分華人出境的命令,我太太的名字也在其中。得知這事,我們既懊悔又歎息,怎會這麼快就賣掉了大有前景的生意!

數月後,當我仍為賣掉生意和損失金錢的事耿耿於懷時,緬甸政府又突如其來下令,把所有工商業全部收歸國營—沒有分文賠償!至此我們不得不低頭感謝上帝的恩典。若不是數月前把工廠賣掉,如今我便身無分文,恐怕信心軟弱的我要發瘋了!

賣掉工廠後,我們搬到教會附近居住。我義務到教會幫忙,星期天除接送人到教會外,還為牧師傳譯。主耶穌說得對,施比受更為有福。在幫忙傳譯時,牧師所講的每一句話我都必須留心聽,這樣上帝的道就一句一句深印我心,使我明白我所信的不只是一個教人行善的宗教,而是創造宇宙的獨一真神,是為我們罪人降世贖罪的耶穌基督。我是罪人,需要耶穌基督拯救。感謝主耶穌為我降生,為我釘死,洗淨我的罪,並且從死裡復活,使我因相信祂而成為上帝的孩子,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這期間,我一邊修讀機械工程,一邊申請移民。1966年9月順利移民加拿大。對新移民來說,找工作是一件很難的事。感謝上帝,透過一個弟兄的提示,加上之前有做橡膠的經驗,我很快找到一份相關工作。不過這時身體對橡膠內的化學原料開始敏感,渾身發癢,無法入睡,只得另找工作。太太建議我先休息,一家的生活就由她擔起。一次,我在陪太太到人力中心找工作時,看到加拿大漁業研究所的招聘,就去應徵並被錄取。後來這個研究所轉為公營機構,我也順理成章成了公務員,工作直到退休。

如今我活到90多歲,回首來路,越發確定人生最大的福氣就是認識主耶穌基督,罪蒙赦免,得享永生。我深深感謝上帝賜我一位賢慧的妻子。每次遭遇挫折困難,她總是在我旁邊,不但默默支持,還主動挑起一家的生活擔子,使我無後顧之憂,得以重新計劃,接受裝備面對新的挑戰。現在我與妻子在老人院生活,上帝的恩典一生數算不盡!

(鍾黃秀卿筆錄)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6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645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