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教會需要健康體檢

錢志群

健康,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有毋庸置疑的意義。如今人們的健身活動有器械健身、保健護理、吃營養維生素等各式各樣。

我們如此在意自己的健康,是不是也在意教會的健康呢?教會是神付出祂自己獨生子寶血的重價所贖回來的。「教會是祂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弗1:23)既是身體,也就有一個健康的問題。教會的健康當受到教會領袖和會眾們的高度重視和認真追求。這是一項系統的屬靈工程,細節太多,但就身體的主體來看,體檢和保健至少在以下三個部分:

從頭看,教會要永遠以基督為元首

教會的本質就是基督,聖經中反覆強調基督是教會的頭:神「又將萬有服在祂的腳下,使祂為教會作萬有之首。」(弗1:22)「祂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立。祂也是教會全體之首。」(西1:17-18)既然主耶穌基督是頭,首先就要在祂的話語上下功夫,清楚祂的旨意是甚麼?教會的生命必須在主的話語裡扎根才能健康豐盛。

我們家曾在一個沒有華人教會的美國黄石公園附近生活了三年,一直在美國教會敬拜。這個教會每週有四堂講聖經,包括主日學、主日崇拜、主日晚上和週三晚上。牧師對聖經非常熟,手捧聖經,對全書經文旁徵博引,講得深入淺出。講到感動處,聲音哽咽。講到罪時,甚至高大的他會雙膝跪下,聲淚俱下。他從神學院畢業到此教會牧會時只有四家人,如今是當地的大教會,其中有些會員甚至是在外地聽了很久他的講道錄音而因此搬到此地。每次他講道,要會眾翻到聖經某處時,會眾常常是眾口一詞背出經文。

教會的講台和各類教導如果以神的話為準繩,教會的異象、禮儀、制度、信仰、路線、組織、實踐才有正確的保障,就不會不自覺地把社會上的一套管理原則和方法搬到教會來。信徒屬靈的世界觀、價值觀和道德觀就會越來越成熟,對各種錯誤的東西就有很好的鑒別能力和屬靈觸覺。牧者切不可為了「貼近」人們的生活,或者為了「與時俱進」,而迎合潮流,迎合人的心理,遷就人心中沒有聖經要求的偏好。這樣下去,缺乏主話語的餵養,在教會裡,人的話就會多起來,甚至錯誤的東西很容易滲透進來,教會就容易落入世俗化和成功神學。

得到神的話語持續不斷的餵養,教會就不會把愛的總綱停留在嘴上,而是活出愛的生命來,主也就一直與我們同在。曾聽過加拿大溫哥華聖道堂退休牧師孫約翰講的道,他舉過兩個例子說明教會有沒有主同在的光景。

有一位17至18歲模樣的年輕黑人,穿著西裝到一個白人教會崇拜。這個教會裡的人問他來幹甚麼?他說來崇拜。他們說,你可能走錯了地方,然後告訴他怎麼走,轉幾下彎過幾條街就是。他很奇怪,要與牧師見個面,就說幾句話。牧師講道前要預習,要他週三晚上禱告會再來。他就走了,也沒去其他教會。回去的路上,他流下傷心的淚:為甚麼教會還分人種?他向主禱告求問,這時有聲音安慰他:「孩子你不要哭,不要難過,雖然他們打著基督教會的牌子,也把我關在門外。」我們不好對這個教會下結論,但沒有主的愛在那裡,又豈談得上高舉基督?一間健康的教會正如一個健康的家庭,必然會充滿鼓勵和彼此的關愛,屬靈生命才會在其中得到很好的滋養和成長。

耶穌不在其中,就只剩下教堂。教堂再漂亮再大,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教會。孫牧師曾受邀去西雅圖一間教會講道。因多年前曾在西雅圖事奉和生活,所以講道那天,他開車沒用導航。開到了大致位置,到處找十字架,繞幾圈也找不到。崇拜時間快到了,他很急。找呀找,找到了殯儀館,裡面有很多人,西裝革履。原來,教會就在裡面,教會幫助不少失足女、流浪漢回轉歸主,用這裡聚會。主不看地方,而是看人心,看我們是不是高舉祂。

從身看,教會要努力保持肢體合一

聖經告訴我們:「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林前12:14)肢體之間到底是甚麼樣的關係?第一,肢體無法獨立存在。我曾與一位美國律師吃飯時,發現他少了一個大拇指,是修房子時不小心被鋸掉。身體還在,離開身體的拇指卻死了。第二,肢體不要互相歧視。有寓言說肢體之間交流時,其他肢體都瞧不起大腸,大腸一生氣罷工,全身開始不舒服。第三,肢體只有彼此相顧。當蚊子咬你左手時,癢得不得了的時候,你的右手自然而然地過去幫左手。

肉身肢體之間的天然和諧,是無人教導的,是創造主智慧安排的。肉身肢體之間不和諧就是殘疾。靈裡的肢體之間不和諧就會有紛爭和分裂。有個教會為崇拜大廳換地毯的顏色是深還是淺發生分歧,爭到最後只好妥協,一半是深色,一半是淺色。從此,你走進大廳就一目了然地看到地上一張「陰陽臉」。各坐各方,又如何同心?!不能否認和忽視的是,不少教會都存在著同工之間不和睦、不同心的現象。有的是面上和平、暗中對抗;有的則是毫不顧忌、針鋒相對。有些教堂蓋得高大富麗,但已不是教會了,因分裂而失去主的同在,甚至淪落到賣掉的地步。

合一是主最希望的,也是主最掛念的事。在約翰福音十七章11至22節主上十字架前的臨別禱告中,五次向父神求教會的「合而為一」,希望教會能同心合一如同三位一體的神之間那樣。主的擔心不是多餘的,撒但希望教會裡不合一,千方百計作攪擾,以致教會歷史上充滿著很多非真理性的紛爭。這就是教會的一種病態。如果人的聲音蓋過主的聲音,或者以我為中心選擇主的話,彼此批評論斷,教會結黨紛爭,互相攻擊,就是一種病。所以保羅勸誡我們:「我為主被囚的勸你們: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4:1-3)

從腳看,教會要始終走好屬靈的路

教會有屬靈的頭、屬靈的身子,還有一雙屬靈的腳,主在聖經中不斷提醒我們要走穩和快跑。

保羅曾嚴肅地提醒:「自己以為站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林前10:12)教會至少要幫助弟兄姊妹們謹慎兩點:

一是屬靈的驕傲。未信主時,人都有一種本能的驕傲性。信主後,常常無意識中就有一種屬靈的驕傲。我們都走在一條屬靈的曠野路上,自以為站穩的人多半不是那些剛信主的人,反而是那些信主有一段時間,特別是在大家眼裡比較屬靈的人。這些人或者有一些特殊恩賜做帶查經、領詩等事工,時間久了,就容易有一種優越感,容易在言行上出現程度不同的屬靈驕傲。有些人可能因為十一奉獻比別人多,甚至連牧師都在不經意中被當作了僱員。一些人將敬虔的形式當成了敬虔的實質。每參加一次教會的正常團契和事工,在心裡的一份對賬單上都打勾完成,慢慢就將教會裡的事當成例行公事。屬靈上的驕傲有一定的蒙蔽性,不時常警醒,不僅影響個體的靈命成長,也會殃及教會的同心合一。

二是屬世的誘惑。基督徒活在世上卻要走好天路。不是我們不工作不幹活,錢財本身是中性無罪的,罪在人心如何去求,如何去用,如何去貪。教會裡不能宣傳成功神學,誤導會眾,不能讓人們無意識中把神變成了自己所需所求時才仰望的神,而是要多提醒人們如何居凡入聖,要與過去訣別,與世界分別,活出主的馨香,作主美好的見證。

保羅還把基督徒比作屬靈「賽場上的運動員」,要「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杆直跑。」(腓3:13-14)標杆是中文的翻譯,英文是目標,希臘文是注目點。基督徒活著需要有目標,有注目點。個人也好,教會也好,就是在品性上、在使命上直奔耶穌基督。一個健康的教會,是一個懂得分享、傳遞主恩典的教會。不健康教會的病態之一就是「自戀症」:教會內的信徒們相親相愛到一個地步,忘記了外面還有一個缺乏愛的世界。倘若教會不傳福音就等於失去自身的意義和價值,也會走向衰落。問題是,明白傳福音重要性的人多,但真正付諸行動的卻不多。

總之,世上沒有完美的教會,但教會仍然需要健康和活力,這至關到神的榮耀和會眾的靈命成長。醫學上有一個亞健康的概念,是指一種健康與疾病之間如生理功能減退、代謝水平低下的狀態,易致病灶。不少人對體檢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認為自己身體好好的沒有必要做檢查,這是一個誤區。健康體檢和疾病檢查不是一回事。健康體檢是為了及早發現不健康的隱患從而及早預防和治療,不要等到有一天突然發現哪個部位不舒服,到醫院一查,可能就是癌症。可喜的是,也有很多人會作每年的常規體檢,關注自身健康。教會也當如此,時常在神面前從頭到腳作個反思。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pro201703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傳》雙月刊第172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