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我為甚麼這樣多慮呢?

李虎

晚上午十一時二十分,拖著疲累的雙腳從餐館出來,才發覺外面下雨。由於騎腳踏車來時夕陽似火,怎也不會想到帶上雨衣。想到回家要准備明天早上的數學課,我便毫不猶豫騎上車,頂著雨,踏上歸途。

雨並不太大,寬闊的街道兩旁燈火輝煌。Aloha Building五顏六色的燈柱像夏威夷天空中常見的彩虹。震耳欲聾的歌舞聲不時從紅綠相間的酒吧裡傳來。街道上車輛如梭,奔馳而過的車尾燈煞是明亮。盡管已竭力工作了五個多小時,我也加勁騎車,爭取早點回家。沒走多遠,背後感覺越來越濕,我回頭看看,才明白,原來這花三十美元從舊貨店買來的美國自行車沒有雨刷。騎得越快,雨水濺得越高,打濕了後身。我試著慢點速度.但是雨水不停從眼架上淌下,使本已模糊的眼睛更覺模糊。還是加快速度吧!

雨是大自然的尤物,最能勾起人們的心思。幾個月前,在國內做夢也不會想到來美國讀MBA(工商管理碩士)會是這般滋味。我邊騎車邊想:從小學念到大學,然後畢業,為政府工作。記得那時每天堅持騎腳踏車兜圈鍛煉身體,因為擔心辦公室的凳子坐久了得痔瘡,終日悠哉樂哉。雖然在國內我也算中產階級,幾萬人民幣的存款值不了多少美元,交學費,買保險,付房租,囊中已近告罄。要生存就得工作。但工作也不好找,經熱心同學介紹,終於找到一家日本餐館做刷碗工。上班第一天,必須忍著難聞的穢氣,拼上全身氣力去刷碗子。但是速度不夠快,不一會碗碟己堆積如山。要知道,我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碗碟。在家裡只是偶爾幫忙太太收拾我們三口之家的碗筷。餐館是流水作業,盤子洗不出來,就影響整個程序。工友催了又催,老板急得罵娘。雖然心底也想快些,但手生,快不了。經反覆央求,也不能取悅老板。第二天就被炒魷魚。之後,填了幾分工作申請表,音訊渺無,還是同學知己再幫忙找到一家中國餐館,就是我現在工作的地方。這回工作是做busboy(服務員助手)。剛過三十歲的我,聽到boy(男孩)的稱呼很不舒服。工作時我竭盡全力,沒有片刻喘息,老板唯一的話「快,快,快……」還是不絕於耳。還好今天是上班的第三天,總算挺過來了。但是從老板板著的臉孔上,隱約感覺到炒魷魚的危機。

這幾天最令我不安的,還是太太上周打來的電話,她和女兒已去北京申請簽證,如果順利,下個月就可以到美國團聚。團聚是我離家後第一天就無時不有的意願,眼看就要實現,卻喜樂不起來。她們來美後的住屋、吃飯、學習、交通……都令我頭痛。太太在國內辦公室做職員,她會喜歡這裡的生活嗎?還有那時從幼兒園下課,就要到我的辦公室來玩耍的寶貝女兒,能適應可能的孤獨嗎?我現在連買飛機票的錢也在發愁。唉!

紅燈,好險呀!我意識到路口的紅燈時,已衝過了停車線。我迅速跳下車,向後退幾步。「可要小心!」我暗自言語。這時雨漸小,細雨紛飛。轉過一大彎時,忽然感覺身後似有個黑影追來。轉身看又不見甚麼,心裡徒增幾分恐懼。忽然冒出一個念頭:唱首歌壯壯膽。隨之脫口而出:「耶和華的喜樂,是我們的力量。祂給我活水喝,我永遠不再渴,因主的喜樂是我的力量!」

「主的喜樂是我的力量。」我越唱聲音越大,腳下一陣輕松,心裡豁然開朗。力量是生活的支柱,我的力量在哪裡呢?上星期天在教會詩班學會的,也是我最愛的這首詩給了我答案。我們每個人都可能碰到暫時的困難,但只要我們相信神,依靠神,敬拜神,我們就會得平安,得永生。牧師諄諄的教誨和慈祥的笑容浮現在眼前,我為甚麼要這麼多慮呢?為甚麼這麼沒有力量呢?教會的弟兄姐妹不都在虔誠為我祈禱、熱情地關心我嗎?年長的徐先生前天還打電話幫我找工作,鼓勵我一切依靠神,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邊騎車邊唱,不知不覺已到了教堂。猛地抬頭,看到Jesus is coming soon(耶穌快回來),碩大的燈牌在閃爍著,格外明亮,特別親切,今天對我意義更大。過了教堂,就是我的家,Jesus is coming soon的燈牌照耀著。我低頭看了看手表:十一時五十五分。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1998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429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