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風過葉動

張冰

有神嗎?有。見過嗎?沒有。信嗎?我真信。

一九九九年八月八日,我告別了家人,從北京來到舊金山讀書。很偶然,兩個月後,就參加了「愛加倍」團契,開始接觸基督教。從那時起,直到接受浸禮,我從未見過甚麼神蹟,倒是聽說過一些,例如:翻車墜崖沒受傷,溺水失蹤人返回,赤貧之時有神幫 ……;然而一件看似尋常,又不尋常的事,讓我在百思不解之後,認識了真神。

我參加的團契是在一位舊金山大學教授的家裡,教授夫婦每週五晚開放自己的家,三、四十位慕道友每次準時六點半聚在一起,先享用美味的晚餐,彼此很親切的交談(使這些孤單人有回家的感覺),之後唱詩。我本不喜歡聚眾合唱,但這一次竟大聲學唱,因為那些充滿愛的旋律一下子流入我心,讓我不再愁煩,感到平靜。我想:這真是神了,沒啥說教和規勸,只這麼聊一聊,唱一唱,心情就變得這麼舒服。看過錄相「福音寫真」之後分組討論,再吃吃茶點,一個晚上過得愉快又充實。在談笑間我忽然感到人間的真愛在陌生的海外中國人中流動。這是我第一次親身經歷這種單純、真心、平靜的愛,像細絲,像毛毛雨,充足地、緩緩地落入我心田。這哪裡是普通聚會?簡直是世外桃源。此後,無論考試多忙,風雨多大,每週五我必參加團契。

我們中國的祖先們尋找「世外桃源」已有數千年,終無結果之後卻留下絕唱般的詩文,描寫想像中的夢,字裡行間充滿無奈,以致現在的中國人早已接受教訓,不再尋找。幸運的我,就在這一位教授家中的團契裡不找而得。就在這裡,我初嚐到「在世難求,死後才得進的天堂」的滋味。

在中國生活的三十二年間,我個人奮鬥很久,換來苦與甜,我常羨慕人也被人羨慕,心境總是處於躁動、渴求的狀態,少有知足與平安。於是我真的同意佛家講的「人生無常」,人到世上來就是受苦的;這種不安的心境雖然苦,也自然是正常的。可是,當我在團契中忽然體會到那一種純潔、平靜的愛時,令我茅塞頓開,原來人間還有這般愛!誰能開放自己的家,不是為籌集競選基金,不是為擴大商機,而是為一位根本看不見的神?開始時我也曾懷疑教授夫婦不是中毒太深、走火入魔,就是背後一定有政治目的。現在我確信,是自己中毒太深,才這樣胡猜。我曾徹夜苦想:為甚麼那些基督徒信上帝如此深,竟做出種種常人不可想像的奉獻,同時他們個人在其中也獲得與眾不同的喜樂。我多想成為那樣的人啊!就在這種尋求、好奇之下,我答應他們去教會看看,去上主日學。不學不知道,一學才知道,我在團契中的種種經歷與感動恰恰是神的揀選,是真的「神跡」── 大能之行所留下的痕跡。在上帝話語的引導下,我有了新的價值觀:我不再崇尚個人奮鬥,我要全然依靠上帝,在祂的帶領下而奮鬥。現時流行的自我包裝是不對的,謙卑順服才能蒙福;服侍人才是真的服侍了神,才討上帝喜悅。

我現在受洗成為基督的門徒,才真正理解為甚麼教授夫婦和其他基督徒那麼誠心誠意地歡迎我來團契,為甚麼在他們中間我能找到真平安、真愛。

上帝的道,基督的大愛太深刻,以致不可能完全學盡,只能窮盡在世的一生去活出其中盡可能多的一部分。無論如何,愛是核心,我想成為愛的管道,盡可能多把神的愛通過我流向別人。

我沒有見過上帝,但我經歷了神的愛,就好像我沒有見過風,卻看見過風過葉動;我沒見過非常的神蹟,但我知道上帝通過團契給我啟示,在我心中留下祂的印跡。我永遠信靠祂!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2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477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