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清潔的心

何正中

雖說幾十年已經過去了,但我仍不能忘卻。那是一件人命關天的大事啊!

當年,我們的小家庭還居住在寧波市南門地區一幢老式宅院內,宅子裡住著六戶人家,院子裡正對面住的是老錢,他們和我們家頗要好。宅院大門外20來米處有個池塘,池水清清,乾淨涼爽,池塘四周栽種著30多棵楊柳樹。平時,我到池塘邊洗滌,看到小孩子在池邊嘻嘻哈哈鬧著玩耍,就一概叱趕:「小孩,去去去!年初淹死一個還不夠?你們還想湊數?」可是,現在每當遇見那個「多眨眼」,我的心態便迥然不同了。

他叫小星,是老錢家的獨生兒子。上個月我們兩家還為了雙方兒子打架的事大吵了一場。雙方的母親都指責對方的兒子錯,並用右手食指點著對方的鼻子駁辯不息,誰也不肯讓步。結果兩位夫人都翻臉不顧昔日交情,也丟盡風度,竟互抓著對方的頭髮扭成一團。我們兩個男人只得出來勸架。想不到勸架非但不成功,後來反因為一句話而爭執起來,雙方都不肯退一步,全替自己夫人加油添勁起來,直至磨拳擦掌。最後還是鄰居出來把我們四人拉開,才結束一場「戰爭」。真是丟盡臉面!

從此,朋友變成了仇家。正像人家說的:要好的兄弟、朋友,一旦翻臉,比冤家還要恨!從此,我家與老錢家四個大人互不理睬;可兩個兒子卻依舊時常歡喜在一起玩耍……。

剛吵過架的日子,我心裡天天咒詛,最好讓他家交上「好運」!當我在池塘邊看到「多眨眼」時,會這麼想:「天啊,把這個小東西拖進池塘裡去吧,給我享享眼福!」(這真是一個惡毒的念頭!)隨著時間過去,心中的怒火才漸漸平息下來。我開始設想:但願發生一件既不失自己面子,又能得到對方諒解的事,我等待著,盼望著,祈求著,但願上帝賜下這個機會。

有時翻開聖經,讀到上帝的話:「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馬太福音六14至15)可是要放下面子與老錢和好,又叫我很為難。

一天下午,我在池塘邊洗衣服,又跟「多眨眼」相遇了。呵!這個野孩子膽子可真大,竟敢爬上那棵向池面斜伸的柳枝,手拿柳條左右開弓,大聲吆喝:「得兒駕!得兒駕!」我不能視若無睹,於是低聲下氣勸告他:「小星,你乖,下來!乖,快下來!」他看看我,眨動幾下小眼睛,便悶聲不響地沿著樹幹爬下來,悶聲不響地走開了。呵,不一會兒,他竟又爬上遠一點的那棵楊柳樹了!唉,算了吧!我如果多說他幾句,他回家一告狀,我一片好心苦意反要被誤會。記得那天兩家吵架的起因,可不就是這個小淘氣引發的嗎?正當我低著頭冥思遐想時,耳邊小孩子們的嘻鬧大笑聲傳了過來。我抬頭轉過身去一瞧,唉呀呀!我的心肝寶貝—獨生愛子東東,竟也跟這些調皮小子們一道,站在那棵楊柳樹下,翹首欣賞「多眨眼」的精彩表演。小星,他用雙手攀著樹枝晃來晃去,在表演盪鞦韆。我立即走了過去,大聲叱喝:「東東,你又想討揍嗎?」然後,低聲細語地對別的孩子們說:「小朋友,大家乖,乖,不要站在池塘邊,這裡不安全,有危險,大家都到別的地方去玩耍吧!」

回家後,我歇了口氣,開始在竹竿上晾衣服,但思維依然停留在池塘邊的情景中。我想:這個「多眨眼」小星這麼頑皮,遲早要出事的。假如剛才他真的落了水,我該怎麼辦?萬一我躍入水中去救他,一時卻摸不到人,那麼……叫我如何做最合宜?萬一搶救不成功……老錢夫妻在極度悲痛中卻產生誤會,認為我是藉救人名義,乘機在水中悶死他兒子,那……有一百張口也說不清、道不明啊!那時誰能證明我是清白的?我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情複雜。別的小孩落水了,我必然去救,唯獨這個「多眨眼」小星落水,我萬萬不可輕舉妄動;先要考慮好自己是否有絕對的把握。

晾好衣服,我身心倦怠,就仰倒在長沙發上閉目養神,迷迷糊糊進入夢中。

驀地,一聲撕心裂肺的呼喊聲把我從甜絲絲的夢境中驚醒:「救命啊!快救命啊!小孩掉到池水裡啦!」我一躍而起,衝出家門,自語道:「這個『多眨眼』果然不出我所料!」但我奔跑了十來步後,又猛然一驚:「此刻去還來得及嗎?」不覺腳步緩慢下來。我的雙腳停住了。看左右沒人,慌忙逃回家裡,心裡怦怦亂跳。

一群人鬧哄哄,亂糟糟地擁進牆門,「多眨眼」小星的爹渾身濕漉漉地摟抱著一個落湯雞般的孩子,啊!是……是我的心肝寶貝!我慌忙迎了上去。對門阿芳姊衝著我說:「剛才你一走開,你兒子東東又溜回到池塘邊玩耍。唉呀呀!一瞬間,小東東便在水裡打轉轉啦,呵!要不是小星他爹……我的天哪!」

我一把搶過心肝寶貝,兒子在我懷裡亂撞,而我卻快要昏厥了過去。我屏住氣,掙扎著站穩雙腳,深深地向「多眨眼」他爹—老錢,恭恭敬敬地鞠了一個躬,最終吐出一句話:「您……您真是有一顆『清潔的心』!」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410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630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