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一個廚師的故事

陳粵生

我的職業是廚師,曾有人介紹我時稱我是「陳師父」,我愧不敢當,不過想和大家在這裡分享一些經驗。

我和妻子來自越南,小時候家裡都拜偶像,我們也隨父母拜觀音菩薩,滿天神佛甚麼都拜。家裡從正門進到客廳、廚房,到處都安置神位。農曆初一、十五,我們就吃素菜,新年到廟裡燒香,叩拜神靈。生病的時候,母親就到廟裡求籤、許願,將求得之紙符帶回家燒成灰,然後把灰末沖水當藥給我們喝。家中若遇到不如意的事,如父親生意上不順利等,母親又去廟裡找和尚占卜問卦。

1975年越戰結束,到處頹垣敗瓦,經濟一片蕭條,民不聊生。我與妻子商量後,決定領孩子一同偷渡。我們無奈放棄了白手興家的所有資產,離別故鄉越南西貢(現今的胡志明市),乘坐一艘漁船,冒著狂風暴雨,熬過七天的驚濤駭浪,飽受驚嚇和飢寒交迫,終於平安抵達馬來西亞半島。上岸的時候,我甚麼都沒有了,連所戴的近視眼鏡和腳上穿的拖鞋都被海水沖走。雖然當時我不認識耶穌,但那種險象環生的經歷,讓我深深地感受到有神的存在和祂的保守。後來得到國際紅十字會幫忙,我們進了難民營,又聯絡了美國的親人。在馬來西亞逗留了六個月後,終於獲批准以難民身份到美國定居。

我在越南時做會計,是一家製造業的出納員。1977年定居南加州以後,由於不懂英語,無法重操故業,便設法適應環境。一位先來美國的同鄉介紹我去一家中國「雜碎餐館」做廚房工作。首先是洗盆碗,當雜工,每天工作十小時。我常常自勉,工作勤奮,好學不倦,半年以後更對廚藝產生興趣,蒙老闆青睞,不斷鼓勵,還傳授廚藝給我。因得名師悉心指導,經過六年的磨練與經驗,我從一個對廚藝一無所知的人,變成了一個以勞力為生的餐館廚師。

但是,我很不想做餐館廚師。理由如下:第一,那時我雖然年輕力壯,但是考慮到將來年紀大了,體力衰退,就熬不下去了。其次是餐館工作早出夜歸,週末更忙,我回家時孩子們都已睡覺,我沒有時間與他們溝通,長久下去會影響孩子們對我的感情,漸漸與我疏離。我希望有正常的上下班時間,可以留在家裡教養孩子,看著他們成長。所以,我決定激發自己,一定要學會英語,走出廚房。於是利用早晨上班前的時間,到城巿學校讀成人英語班。但是,一時之間所學到的英語只能應付填寫工作申請表之用,所以到過無數公司應徵也不能得到一工半職。我開始覺得,可能除了當廚師以外,別無出路,連當個技師學徒也不夠資格。

失望之餘,在1983年有朋友告訴我,一家跨國高級酒店將快開業,需要聘請西餐廚師,介紹我去應徵。我的專長是中餐,但是因有多年的經驗,我被立刻錄取,兩年後被升級為領班。酒店待遇不錯,員工福利也佳,每天工作僅八小時,超時加班另計,遠勝於中式餐館廚房的制度。故此我打消了離開餐館的念頭,決定把西廚工作視為我在美國的終身職業。

1989年有朋友看英文報章的廣告,知道一家連鎖超級市場要招聘中國廚師,薪酬待遇和員工福利都很優厚。當時,我工作的酒店因為經濟不景氣而計劃裁員,為了保障生活,我就到超市兼職。1992年我離開酒店,結束了九年的西廚生涯。

1993年我將自己的房屋抵押貸款,加上少許儲蓄,廉價買了一間破舊的西式小餐館,經營美式早餐,以咖啡飲品為主。我以為自己有多年的廚藝經驗,可以創立出一番事業來。豈料難償所願,接手後生意慘淡近一年,虧損累累,生意賠本,最後被迫結業,血本無歸。幸虧我還未辭掉超市內中國快餐廚師一職,得以保留工作,勉強有些收入。

同年,我高齡的母親中風,癱瘓在床,歷四年之久。弟妹們合資僱傭,悉心在家照顧。母親雖然安享家居,但起居飲食、生活行動,總有不便和失控的時候。我們體諒傭人也有他們的難言之隱,無法照顧周到。還有種種問題,令母親無法安居家中,我們作兒女的只好把她送進了療養院。

1997年,妻子工作了16年的公司突然宣佈結束營業,她馬上就失業在家;加上家中有其他變故,轉瞬間由熱鬧變得靜寂,使妻子終日覺得不安,呼吸漸覺困難,心跳加速,到醫院求醫、服藥,不但不能痊癒,反而變本加厲。

岳母一向迷信偶像,眼看女兒生病,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是好,惟有跑到廟裡求問和尚作法,盼早恢復健康。

這時,大女兒已信了耶穌,她一直為母親懇切祈禱,又邀請牧師與師母到家為母親禱告。師母邀請我妻子去參加教會週五的聚會,與弟兄姊妹一起學習聖經。妻子在教會裡認識了一些很有愛心的弟兄姊妹,見他們彼此關心,十分溫暖。她很被吸引,以後每到聚會時間便主動去教會查經班,和大家一同言笑聚餐,漸漸也就忘掉自己的一身病痛。不久竟然不藥而癒,好了起來!

我見妻子身心愉快,身體完全康復,心裡就十分稀奇,覺得上帝真是奇妙,也想到教會去了解一二。於是立即向餐館經理申請調動工作時間,希望星期五能與妻子一同參加查經班,星期日又一同敬拜。時間過得很快,六個月後,妻子明白救恩真理,相信耶穌基督是救世主,願意接受洗禮;而我也被聖靈感動,與妻子一同受洗,歸入主的名下,那是1997年8月24日。上帝的大能接二連三地在不尋常情況中臨到我家。我這個已經幸福的家,就變得更蒙福了。

那時,我的母親已住進療養院,院中每天供應的都是西式膳食,不合東方人口味。院方領導為此著急煩惱,他們得知我是廚師,約我見面商討這個問題。我建議他們聘請一位懂得東方人口味的廚師;但話說得容易,這樣的廚師卻不容易找。他們委託我介紹,還登報招聘,積極行動卻一無所獲。一天,正是我受洗後第三個星期日,我與院方電話討論時,竟然有感動要接受這份工作。我覺得是上帝的愛感動我,完全沒有要求任何條件便答應上班。

可放下電話之後,我卻有如從夢中醒來,吃了一驚。我怎麼答應去療養院做呢?我開始有點懊悔、擔心和憂慮。我仍在超市上班,怎能又到療養院工作呢?一連串的問題在我腦海縈繞著。我幾天坐立不安,因為這事發生得太突然了!我早晨禱告時,將此事交託上帝說:「主啊!如果這是出自於祢,我願意遵行。」禱告後心情竟完全平靜下來,恢復正常。

九月,我開始在療養院兼職,漸漸發現這份廚師的工作很不一樣。我從前在酒店廚房煮餐時,是煮給身體健康來享受美食的客人吃;在療養院裡,我是煮給坐在輪椅上身體殘障的病人享用。療養院這份工作開始不久,我整個人改變了,在待人、處事、接物方面心態徹底改變,對上帝的愛認識更深。聖經上說:「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約翰一書4:7)每天當我看見輪椅上的殘疾病人和老人,我都為自己有健全的體魄深深感恩,很希望盡力幫助這些需要我服侍的人。我感覺到上帝的同在。

轉眼,在療養院兼職廚師的工作已做了17年。在這漫長的日子裡,我每天開車去療養院,下車前都先做禱告,感謝天父上帝賜給我有生命氣息和新的一天,將我帶到這裡來工作—不是我看到報章招聘廣告而來的,也不是朋友介紹而來,而是藉著認識了主耶穌基督捨己的大愛,並上帝改變了我的生命,我才接受的。上帝奇妙的作為,令我信而順服。

17年來在療養院廚房工作,我從不因院方對我薪酬不調整而不高興,反而很喜樂地去做。因在工餘時間我有機會接觸院方的病人,關心他們的家屬,向他們傳福音,介紹耶穌基督。儘管他們有些聽不明白,我相信福音真理的種子已經撒在他們的心裡。我心中滿有喜樂,經常以自己信耶穌前後的改變和經歷為話題,與他們談話,介紹他們認識耶穌基督。

2008年我申請退休。十多年在療養院的工作,我與院方人際關係建立得很好。他們對我有點難捨難分,我答應仍做半工,繼續為有需要的病人服務;更因著福音的緣故,我將剩餘的時間都投入到教會各項聖工事奉中。我向主禱告,希望趁有生之年,被主使用,與主同行,帶領家人朋友信主,共享福音的好處!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605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649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