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哥哥去過天堂

瑞華

父母是不可以選擇的,兄弟姊妹也如此。感謝上帝,賜我一位勤勞善良的哥哥和一位溫柔細心的姊姊。

哥哥比我大九歲,是老大,姊姊排行第二,我最小。哥哥一生的命運似乎應驗了中國人的一句俗話:「苦老大」。他比我聰明,書讀得極好。我們上同一間中學,教過他的老師,特別是數理化老師,總對他讚不絕口。我為此十分自豪,因而也像他那樣刻苦讀書,生怕給哥哥的聲譽抹上污點。哥哥初中畢業那年,因家裡生活困難,不得不放棄上高中的機會,報考了一所學費十分便宜的衛校。誰料,那衛校所在地當年正趕上發大洪水,學校嚴重損毀,無法復課,於是哥哥回到家鄉當了小學教師。

哥哥雖然接受無神論教育,他卻一直認為有神,但是他有許多的疑惑,也不知哪一位是真神。我清楚記得,一次和哥哥去求「大仙」治病,那是文革剛結束不久,距家鄉20多公里的一個小山谷裡興起了「求神治病」的傳言,據說還很靈驗。四面八方的人們像潮水一樣湧去膜拜。哥哥因有深度近視,我則正值上學患了神經衰弱,於是我倆一起前往「求仙」。騎自行車一個多小時到了幾米高的山崖下,我倆分頭把帶著的香和紙錢點著,嘴裡還念念有詞地禱求一番。臨走時用盒子裝了些香灰,到家以後便趕緊服用。呵呵!任何人都可以猜到結果:無非是瞎子點燈,白費蠟。

哥哥在計劃生育政策實施之前,便育有二男一女。這本來是一件愜意的事,但哥哥卻因家庭生活重擔的拖累,辛苦操勞了一輩子。

我移民加拿大11年後,和太太回國探親,哥哥已是60幾歲的人了。只見歲月的滄桑爬滿他的臉,但人倒是依然精神奕奕,不停地在房前屋後勞動。他對我歸信了基督耶穌的事很感興趣,一有時間就耐心聽我講述這些年來信耶穌的親身經歷。他雖然沒有爽快地接受耶穌基督,但在我提議把家裡掛著的財神、灶王一類的年畫摘下燒掉的時候,卻毫不猶豫地表示贊同。此外,在我們一起去父母的墳上祭奠時,他爽快地同意我以祈禱的方式代替跪拜。

那次和哥哥告別時他的身體還很硬朗,不料,一年半之後聽說他得了胃癌。我第二次攜全家回去探望他時,他已被病魔折磨得瘦弱不堪。雖然全家對他的真實病情守口如瓶,但他還是預感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記得我回去的第二天,哥哥坐在我身邊,半天不說一句話,後來屋裡只剩我倆,平生一個極少流淚的硬漢子終於泣不成聲,悲哀地對我說:「弟弟呀!你知道,哥的三個兒女都已成家立業,我現在是兒孫滿堂。按理說,辛苦了一輩子,是應該享清福,頤養天年的好時候,卻偏偏得了這樣的病,怎麼治也不見好!」

從他的話語和神態中,我心疼地看出他對生的渴望和對未來的憂慮。我說:「哥呀,和我一起相信耶穌吧!祂掌管天地萬物,掌管生命;你若相信祂,在祂面前認自己的罪,接受祂做你生命的救主,祂就一定會幫助你。這次你也許不一定能夠康復,但你會因著信靠祂而得著永恆的生命。人不能決定自己壽命的長短,但我們可以選擇永遠的歸宿;選擇信耶穌,將來就會在那好得無比的天堂裡,永遠與祂在一起。」

如果說上次我與哥哥講生與死、永恆的事,哥哥不為所動,感覺那是十分遙遠的事,但這一次,他卻被耶穌基督的救恩深深地打動了。他看到我兩次回去探親的變化,與從前相比,用他的話說,是由一個原來自私、狹隘、脾氣暴躁的人,改變成了有愛心與性格溫和的人,所以他願意相信耶穌是真神。那天下午,他和嫂子就做了決志禱告。我也給他們兩口子買了大字版聖經,好方便他們查考。

哥哥去世前的一個月,我打電話問候他,那時他的身體虛弱,已臥床不起;然而,我可以感覺到他心裡很有平安。我們常在電話中一起禱告。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含著淚為哥哥代禱,求上帝讓他無論能否得醫治,都能為主作美好的見證。

哥哥過世那天,我又打了電話,大侄兒告訴我,哥剛走了。我和太太回國探親時,領了大侄兒信耶穌。他告訴我,上帝在他父親走前,給了他父親一份特殊的恩典,就是讓他預先到天堂去體驗了一下。所以在我哥哥人生最後的一週,清醒的時候,他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訴身邊的親人和街坊鄰居,他已去過天堂,那兒美得無法形容……,有美麗的殿堂,人們都很喜樂和熱情地圍上來歡迎他……。

我三歲喪母,和哥哥有深厚的感情,哥哥有如此美好的歸宿,是我最大的安慰。聖經上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三16)惟願讀者們也得著上帝所賜的永生!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41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631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