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我不再是同性戀者

柯瑞蓮

我生長在一個健康溫暖的家庭,家中充滿了愛和歡笑,兄弟姊妹們相處融洽。我是老大,母親常提醒我要給弟妹們做好榜樣,不要帶壞他們。我知道我的責任,言行都必須謹慎,即或心裡很不願意也不違抗母親的心意,因此常得母親的讚賞。

小時候在馬來西亞,剛有彩色電視機時,大家都圍著看,小孩子當然更覺新奇。但那時大人不懂,看成人節目也由著小孩子坐在旁邊。當時年紀小,哪裡知道分辨甚麼該看和甚麼不該看。於是,鄰居一些小朋友就模仿電視中成人的行為,以為那是遊戲。

那時沒有「性侵犯」這個名詞,但有這種行為。我第一次被人性侵犯後告訴父母,他們不懂得怎樣處理,沒有安慰和開導我,也沒有控訴對方,甚至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保護我。這使我心裡產生一個念頭:父母是不能保護我的,沒有人能幫助我;以後無論發生了甚麼不愉快的事,告訴他們都沒有用,他們無能為力。所以第二次被性侵犯時,我沒有告訴他們;但是我心靈受了傷害,心理暗暗變化,開始不喜歡男性。我認為全世界的男生都是壞人,都想侵犯女性,都想從女性身上佔便宜。這種想法導致我害怕接觸男性,因此在成長過程中我一直躲避男性。

中學時代愛看小說、漫畫,從中吸收了很多錯誤觀念,以為愛情沒有男女之分,只要相愛就是幸福。再有就是,愛情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這些錯謬的道理不住侵蝕我的靈魂,使我的人生起了可怕的變化。

我在女校讀書,本來環境不錯,對於曾被性侵的我可說相當安全。我不需接觸男同學,不需與男生相處,和女生在一起我有安全感,她們不會傷害我。但是因為好奇,我接受了同性朋友的追求,踏進同性戀的生活。

我在同性戀圈子裡十年,結交了好幾位同性伴侶,當中有一段戀情影響我最深。我以為這個女生就是我的終生伴侶,是可以和我作伴到老的人,我愛她很深。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要把我一直隱瞞的身份告訴家人。

那天早晨太陽還沒升起,我把家人都叫起床,向他們宣佈我是同性戀者。這給父母和弟妹們帶來極大的震撼和驚惶,我自私的行為傷透了他們每一個人的心。從那天起,原來充滿歡笑的家庭變得愁雲慘霧,家人都陷入傷痛和無奈中。他們不知道如何面對我,母親看見我就流眼淚,父親不和我說話。對父母和弟妹們的勸告,我非但不聽,還要求他們接納我的同性朋友和同性戀關係。

我一意孤行,堅決要過自己的生活,家人對我毫無辦法。當時妹妹在國外唸書,她打電話回家第一句話就對我說:「無論發生甚麼事情,妳還是我的姊姊。」我知道妹妹很愛我,我很難過,非常掙扎,家人和我都已心力交瘁。最後我選擇逃避,決定離家出走,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開始過屬於我和同性伴侶的「新」生活。

在陌生的地方我去一家公司應徵,告訴老闆我是同性戀者,兩位老闆都沒有回應這個問題,只說要聘用我,令我大感意外。真是不可思議!若是我,我不會聘用同性戀的員工。原來老闆是基督徒,他們對我說:「耶穌很愛妳,我們也很愛妳。」我覺得他們大概瘋了;但我真的很需要這種無條件的愛。他們沒有批評我,對我很溫和。

在新環境裡,我認識了許多新朋友。我不隱瞞我的性取向,向周圍的朋友公開;同時經常流連於同性戀者酒吧和舞會,每月都花盡薪金。表面看起來生活似乎多姿多采,好像很開心;可是內心的深處波濤起伏,我多麼想念我的家人!心裡的苦況只有自己知道。

奇妙的是,老闆又僱用了幾位基督徒同事。那時我20多歲,第一次接觸基督徒,他們知道我的身份,卻沒有用異樣的眼光看我;他們用耶穌基督的愛愛我,接納我,關懷我。每天上班他們都和我分享耶穌基督的愛,給我講見證,說主耶穌如何對待罪人,赦免他們的罪;上帝又教我們怎樣孝敬父母,祂的十誡和真理又是怎樣等等。我心裡自忖,我拋棄了愛我的家人,心裡很苦,很思念他們,在這一段心靈極孤寂的日子,這些基督徒的關心和上帝是愛的信息深深打動我的心弦。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眼看農曆新年將至,我內心又陷入極大的糾結與掙扎中,因為每個新年我都會和家人快樂團聚,一起度過。同事們知道我是離家出走,不斷為我禱告,勸我回家過年。我雖害怕面對家人,最後還是打了個電話回家。那天,我在電話亭外徘徊很久,儘管心撲通撲通得好像要跳出來,還是鼓起勇氣撥了家裡的電話。我希望接電話的不是母親,可偏偏就是她接,當時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可能是母女連心,媽媽喊我的名字,她知道是我。我聽到的第一句話是:「生活過得好不好?」我說不出話來,眼淚不停地流。我非常難過,不曉得要說甚麼。母親邀請我回家過年,我答應了她。

在回家兩個小時的路程中,我的思緒非常複雜。回到家裡,大家都當我好像從沒離開過一樣,為我預備許多我愛吃的食物,佈置了我的房間。他們沒過問我的感情生活,好像以前一樣愛我,疼我,接納我。有家可歸的感覺真好!

好景不長,我和伴侶的感情不斷受到挫折,最終分手。我彷彿掉進了一個沒有盡頭的深淵,外面一片漆黑。我的心像是被一把鋒利的刀割破,傷痕累累,血從傷口一滴一滴流下,真的好痛!我體會到心如刀割的滋味。我吃不下,不說話,一直想嘔吐。同事們察覺到我的異常,後來知道是感情出了問題,便陪伴著我,為我禱告。在禱告中我看見自己破碎的心,碎成片片,無法撿起來;但是耶穌的手卻把它們一片片撿起來,並一針一針地縫合修補。我被醫治了,主耶穌基督醫治了我破碎的心!之前的痛楚、傷痕、不甘心與被背叛的憤怒,都一一被主耶穌挪走和醫治,我得到了一顆新造的心。委實奇怪的是,當時我還沒有向上帝認罪,沒有說要接受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但祂卻醫治了我。真是奇妙!

我是接觸基督教三至四年後才承認耶穌基督是我的救主,以前不接受的原因是我不願意放棄我的罪和偶像。萬事開頭難,展開人生新的一頁很不容易,我用了一段漫長的日子跋涉前行,舉步維艱。脫離同性戀的枷鎖真是很困難,內心有很多掙扎和慾望,外面又有很多引誘和試探。未決志信主前,我曾跌倒過多次,每次都從零開始再重新起步。信主耶穌以後,我靠著主的力量,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主耶穌的恩典扶持我,上帝的真理引導我,聖靈的啟示光照我,我終於一步一步掙脫了同性戀的枷鎖。

在聖靈的光照中,我了解自己不喜歡男性卻喜愛女性的原因是:少年時代受到性侵犯,沒有人幫我處理,沒有人開導我,導致我扭曲了男性的形象;一靠近男性就害怕,沒有安全感,所以躲避他們,遠離他們,怕被他們傷害。感謝主耶穌徹底醫治了我!上帝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所以男女都是好的。上帝的話更新了我,使我對男性有了正確的認識。

感謝主耶穌,祂更修補了我和家人的關係,家人的接納讓我有家可歸。愛將我們連結在一起,我和家人重新建立關係,他們知道我已不再是同性戀者。

幾年前聖靈催逼我要向父母道歉。那是一個全家團聚的日子,我公開向父母親道歉,請求他們饒恕我曾深深地傷了他們的心。想不到弟妹們也紛紛向父母道歉,感謝,整個氣氛都活躍了起來,不覺尷尬,反而格外溫馨。

我雖然很愛我的父母,但內心深處其實也曾怪責他們:「怎麼我年幼被性侵時你們不幫助我?」現在我知道,不是他們不幫助我,而是他們不懂得怎樣反應,不懂得怎樣幫助。可是我仍不能徹底饒恕他們,這種又愛又恨的感情很複雜。多年過去,我還沒有完全饒恕父母,也不能饒恕自己曾對父母的傷害;但是當我請求父母饒恕時,奇妙的事發生了!我完全得到釋放,心靈重獲自由;我饒恕了別人,也饒恕了自己。這種饒恕所產生的力量很大,大得我感到可以功成身退,可以回天家了!

我覺得要幫助一個像我過去一樣的人,很重要一點是要有恆久的愛心和明確的教導。雖然母親很明確地對我說,我這麼做是不對的,在這個家是絕不能接受的;但是無論如何,母親和弟妹們仍舊愛我,他們不放棄我,讓我回頭時仍有一個可歇息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我認識了救主耶穌基督。如上文所說,上帝無條件地愛我,醫治破碎的我,接納我,藉著聖靈重生了我,賜我新生命,給我力量掙脫魔鬼和情慾的捆綁。

我感謝主耶穌,在我身旁安排了一群有愛心的基督徒扶持我,伴我脫離黑暗。他們效法主耶穌基督,沒有厭棄離開我,在我感到疲倦絕望,無法掙脫魔掌想放棄的時候,他們攙扶我,鼓勵我回家,並叫我信靠主耶穌,走一條蒙福的路。但願榮耀、頌讚、感謝都歸給全能的天父上帝!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503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635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