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浪子中風記

黃穎鴻、李梅芳

一、體會人的無能/黃穎鴻

我七歲時母親去世,弟弟小我三歲。12歲時,父親把我和弟弟交給一對同鄉夫婦帶到美國南加州。初到美國唸初中,校內一位老師見我不懂英語,特別聯絡附近一間華人教會來幫助我。在該教會負責清潔和整理花園的獨身信徒津伯很有愛心,不但熱心服事,工作勤奮,為教會的事出錢出力,每逢週六週日都開車接送我們去教會聚會,招待我們一群青少年吃午餐。他很疼愛我們,我們要到哪裡,他都樂意接送。

雖然如此,我仍覺得自己像個被父母遺棄的孤兒,與教會的人在一起時很開心,所以很喜歡去教會。津伯在各方面照顧我達兩三年之久,我深受感動。16歲那年我決定受洗,歸入基督。

同年我開始在超市做工,後來因為工作的緣故移居北加州,認識了李梅芳。我們於1977年結婚,婚後有一子一女。但我並不真認識耶穌基督,對真理沒有渴慕的心,所以星期天以上班為藉口,漸漸從教會消失蹤影。妻子則信心堅定,每逢星期天總不辭勞苦,帶兩個孩子去教會。

家庭和工作都令我感到滿足,我覺得有沒有上帝都沒關係,生活還是一天天過。最要緊是自己努力,去教會是浪費時間,所以我爭取時間多做點工,多賺點錢,只在節日,如聖誕節、教會週年慶時才偶而去湊熱鬧。我那時滿腦子都是世事俗事,到了2007年半退休仍不去教會,寧願做別的事,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

到了2016年3月,我照常上班,到各超市調查。17日走到最後一間,下車時腳步不穩,心想得趕快做完工作,回家休息。回家午睡後,我打電話囑梅芳早點回家。她七時到家,我感覺好了一點,照常餵狗,吃晚飯,睡覺。可翌日醒來,卻感到頭昏,馬上測試血糖,正常,沒有問題。妻子卻堅持要送我去醫院急診。

醫生替我全身檢查,做了幾種檢查測試都找不到問題,最後做核磁共振(MRI)測試,斷定有中風現象,要留院觀察一晚,次日早晨醫生說可以出院。誰知準備之時,護士見我走路不穩,立刻報告醫生,於是不讓出院,還要轉送到康復院觀察幾天。

這時我開始感到右腿和右手不聽指揮了,檢查證實我腦溢血中風,於是被安排到附近一間康復院。想不到醒來時已經是兩星期之後,而且右半身癱瘓,不能行動!原來我中風昏迷了。我從來沒有料到,人竟然是那樣脆弱;我們的人生竟可以在頃刻、又沒有任何預兆之間戛然顛覆!

但這一切已成事實,無法挽回。醫生給我安排物理治療,我們的醫療保險只允許在康復療養院住三個星期。妻子聽了很是擔憂,因我出入要靠輪椅,家裡的出入口樓梯須改為斜坡,衛生間也要改裝,三個星期怎能完成呢?

這段期間我深深體會到人的軟弱無能,終於我感到需要上帝的幫助和拯救,便默默祈禱,向上帝認罪,祈求赦免,然後學習信靠交託,求上帝引領。後來經中風專科醫生審定,我的病情可允許在康復院多留一個星期。

幾經波折,妻子終於為我找到一間私營的康復院舍,每月收費三千美元,自費,保險公司不包,可在那兒住一個月。我們一時間沒那麼多現金周轉,上帝感動一位親友慷慨解囊,解決了我們的問題。

我在第一間康復院時,因為右半身癱瘓,連進食也在床上。住進第二間康復院時,他們給我良性壓力,要我艱辛地步行到飯廳。初時不明白,覺得他們服務不周,後來他們解釋,這是給我練習走路的機會。現在我更親身體會,這對我的康復有很大的幫助。一個月後回家時,我已經可以自己走進家門。感謝天父,藉不同的人和弟兄姊妹幫助我們。在短短一個半月內,家裡已整理和裝修得煥然一新,符合我居住的條件。

回家後仍有物理治療師家訪,每週三次,幫助我進行手腳的物理治療。2016年5月30日我開始可以自己從床上坐起來,手可以張開,練習拿東西,藉著扶助器(腳套、助步車、拐杖)走路,連家訪的醫護人員都稀奇我那麼快就康復了。回想這次中風的過程及得醫治,明顯是上帝的恩典,每一步都有祂的同在;我雖然是離棄祂的浪子,上帝卻仍如此顧念我,沒有離棄我。

平日沒有聯絡的老朋友聽聞我中風後紛紛打電話來問候,好些也像我過去一樣遠離上帝,沒有去教會,我便以自己的經歷來勸誡他們,鼓勵他們信耶穌,回到上帝的愛裡。五月下旬,我開始可以到附近的教會聚會。現在我每天早晨都有自己祈禱,晚上和妻子一起回想檢討每天的歷程,然後一起祈禱,凡事交託倚靠天父,求祂引領前路。感謝天父上帝,女兒很有孝心,給我們安排住在她家附近,好方便照顧我們。

中風以後,我切身體會到人算不如天算。平日我們以為自己可靠,以為錢可靠,信上帝是虛幻的事;但中風之後,我發現日光之下一切都是虛空,都是捕風捉影。人的生命不在自己手中,賺再多的錢也不能換來健康,我們需要上帝的保守和恩典。我的祈求是:願主醫治我,使我完全康復,好讓我用自己的經歷去幫助其他病人,見證上帝的拯救。

二、體會天父的憐憫/李梅芳

家父是自營電召車司機,母親是家庭主婦。父親的一位朋友對他說:「孩子如果從小到教會,長大了不會壞到哪裡。」父親聽進去了,逢星期天就將我和弟妹們送到香港九龍塘宣道會上主日學才去開工。我是在教會長大的,也在基督教學校唸書。

父親有先天性心漏症,1963年發病,住進醫院近一年之久。教會牧師到醫院看他,向他傳福音。他願意信耶穌,一星期後接受洗禮,對我母親說:「我已信了耶穌,死後上天堂,如果妳希望將來能和我在一起,也要信耶穌。」1964年7月他回到天父那裡。我母親本來信佛,在父親離世前也接受了耶穌作她的救主。那年我11歲,三個弟妹分別是八歲、六歲和三歲。

我們家境原是小康,父親離世後,母親為家計到九龍真光女子中學當校役,這段時間生活最為艱苦。馬校長擔心母親無法照顧四個子女,介紹八歲和六歲的弟妹進烏溪沙兒童新村寄住。

母親憑著堅強的意志要照顧好四個子女,覺得校役收入微薄,便學駕駛,考取執照,當媬姆車司機,接送學童上下課。母親沒受過教育,對她來說考駕照是個挑戰,但她竟然只經過兩次筆試,兩次路試便獲得駕照。她買了一輛汽車,當了媬姆車司機,時間較自由,可以照顧子女,不久便把大弟和妹妹接回家住。

我繼續參加宣道會各種聚會,1968年接受洗禮,加入詩班,跟隨教會的哥哥姊姊學習事奉。1970年母親用勞工身份申請移民美國,1971年6月我們四個孩子跟隨母親到了三藩市。抵達後才知道當中有欺騙成分,要自己找工作,還要限期還清手續費三千美金。母親不懂英語,帶著四個孩子多麼徬徨。她先在華埠一間酒樓當廚工,再經朋友介紹到私營老人公寓當廚工。她努力工作供養全家,使我們各個都可以接受教育。

移民美國需要很大的適應。母親出外工作,我是長女,未滿18歲就要負起照顧弟妹的責任,又要適應新環境,面對很大的考驗。我渴想找到教會作我屬靈的家。感謝天父,讓我在華埠女青年會碰到以前香港宣道會的哥哥姊姊們,他們都是來美國留學的。我跟他們參加聚會,在信仰中得到很多愛護和栽培。這是三藩市華人宣道會的前身,後來母親也和我一起成為這教會的會友。

我在美國完成中學文憑,讀了一年城市大學。為減輕母親負擔,便開始到銀行工作。那幾年期間,我持續每月一次去「中國信徒佈道會」當義工,協助寄發刊物。在事奉中很喜樂,也因此認識了我的丈夫黃穎鴻。

我們於1977年6月結婚後,住在美國中信辦事處附近,兒子出生前我曾在中信發行部作同工,參與事奉一年多。長子出生後當全職母親,只偶爾去當義工。

丈夫熱衷工作,除在超市做正職外,工餘假日還兼職給人修房子、整理後院等,一方面是他的興趣,另一方面是想多賺點錢,使家庭生活有保障。但是他漸漸輕重倒置,一心只惦念著工作賺外快,星期天不去教會。

我則堅持每星期天帶兩個孩子去教會敬拜上帝,覺得屬靈的餵養是生命中不可缺的。我從小在教會中長大,得著很多幫助,我也希望我的孩子在教會中認識主耶穌,一生跟隨主,走正確的道路。

回顧過去,事實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我每主日獨自帶著兩個孩子開一小時的車,從柏城到三藩市華人宣道會做禮拜,參加主日學。平時在柏城,只要有適合孩子的聚會,我也會領他們去,給孩子良好的影響。當然,最要緊的是讓他們從小認識耶穌基督,得著永生。現在兩個孩子都體貼父母,丈夫中風後行動不便,他們都願意照顧父母,實在是天父上帝的恩典。

我丈夫曾在2012年6月小中風,那次只是影響了他說話的能力。兩個星期後,他漸漸恢復正常,沒影響手和腳的活動,一個月後如常工作。但是,他沒有接受教訓,反更拼命工作賺錢,要靠自己的能力謀幸福。

想不到2016年3月初,他感到頭有點痛,起初以為是感冒,不以為意;至17日如常工作時又感到不適,才馬上回家給我打電話,囑我趕快回家。

我看到他時他說感覺好些,一切生活如常。次日清晨,他叫醒我,又說不適,手腳不受控制。我立時送他到急診室,當時他可步行進去,醫生給他做了四樣檢查測試,沒有發現中風跡象。直至最後做MRI才斷定中風,而且發生過數次。那時丈夫仍沒覺得不妥,只按醫院規矩要留院觀察24小時,他知道我累,叫我回家休息。次日早晨,住在二埠的女兒趕回來陪我去醫院接他回家。誰知正準備時,一個護理人員突然察覺丈夫步履不穩,要轉送到康復院繼續觀察。

這次中風使他右半身癱瘓,可是院方通知家人,他過一個星期便可回家療養。那時,我真不知所措,因家裡環境必須重新裝修才方便輪椅出入。我還要工作,下班後去醫院看他,怎能及時裝修房子呢?而且裝修也需要錢。我向上帝祈禱,求祂幫助我。

上帝垂聽禱告,在我感到最無助時,丈夫的舊同事和好些朋友主動來幫我。他們替我清理好家裡和前後院一切的雜物,方便裝修工人進行工程;又感動教會的弟兄姊妹和親友為我們代禱,出錢資助,付出實際的愛心行動。天父上帝讓我體會到,祂差派很多天使來幫助我們,沒有讓我獨自一人擔當。

主診醫生檢查了丈夫的病況後,覺得他進展得很好,預估三個月後可以步行複診,允許他在康復院多留一個星期,讓物理治療師教導他幫助康復的運動。丈夫聽了醫生的評估,也受到很大鼓勵,更努力按時做各種練習。

我這方面,也多了一個星期。在上帝的帶領下,找到另一間私營康復院給丈夫休養一個月。那是一對韓國夫婦經營的康復院,他們很有愛心,幫助丈夫更迅速地康復,收費也是我們所能負擔的。

改建家居一事更為奇妙。初時請了三藩市一裝修工人來估價,裝修費要12,000美元。我向上帝說:「我們哪有這麼多錢?」心裡很惆悵。一天在超市工作時,一對我不太熟悉的顧客夫婦來對我說:「聽聞妳的丈夫中風後半身癱瘓,現在需要改裝房子才能回到家中居住,我丈夫是水泥工人,會一點裝修,我們可以幫忙。」聽到這句突如其來的話語,我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說:「可我沒有太多錢,我也不清楚現在我們的經濟情況如何。」他們竟然說:「我在工餘時間義務幫妳做,不收工價,妳只要付材料費。」他們替我在網上購買價錢相宜的材料,在丈夫回家前一天及時完成主要的改建,符合病人的需要。最令我欣慰的是,看見一對兒女在這事上顯得成熟了,懂得關愛父母。當丈夫回家時,他驚訝家裡一切都弄得那麼妥善。

我素來優柔寡斷,不會在短時間內做出重要的決定。丈夫這次中風,讓我經歷了上帝的愛和祂的大能。祂在整個過程中引領著我,賜我聰明智慧和膽量,指示我怎樣做出決定,又差派那麼多的人來幫助我。

如今我丈夫醒悟過來,一切的事不在乎人如何努力計劃;我們真的不用為明天擔憂,天父上帝看顧信靠祂的人,愛我們到底。我們只要憑著信心去行,祂負責承擔一切。祂賜給我們的是最好的,超過我們所求所想。上帝藉著此事讓我學習到忍耐、信心、愛心和順服,若不是上帝託著我,我絕對承擔不起這一切。

上帝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上帝常常在軟弱人身上顯出祂的剛強。上帝是天天背負我們重擔的主,是拯救我們的主,我要一生稱頌祂。

(黃穎鴻、李梅芳口述,巫凌賽君筆錄)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612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656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