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阅览室   
 

分享到QQ空间

梦碎巴拿马

容楚华

终于圆了出国梦

1987年我从中山医科大学护士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广州市现在的中山二院当护士,并与同院口腔科的一位医生相恋。当时受出国热的影响,我们都想到国外去闯一闯。刚好男友的哥哥在巴拿马已定居十多年,也在极力鼓励他过去。就这样男友于1988年10月离职去了巴拿马,在他哥哥的五金铺打工。1989年9月我有机会申请到巴拿马的旅游簽证,遂辞去医院工作飞去那里,并于11月举办了婚礼,婚后我们都住在先生的哥哥家里。

巴拿马讲西班牙语,当地华人大多数是来自广东的花都人,多讲客家话。到了那里,我一下子成了聋子和哑巴,只能在家里做做家务。还好有先生的关心和呵护,日子过得还算美满。

天有不测之风云

1989年12月美国指责巴拿马政府首脑诺列加跟哥伦比亚贩毒集团有牵连,对巴拿马发动武装入侵。当时城市里一片混乱,穷人疯抢商场,大伯被迫关闭五金店,我们都住在店铺的后面。有一天我们听到撬铺门的声音,慌忙从后门逃离,什么也没有带走,有位好心的邻居招呼我们逃进他的家。第二天清晨我们回家一看,店铺和住家已被抢劫一空,连厕所盖也被撬走了。我们抱头痛哭,在国外发财的美梦被击碎,那个情景至今难以忘怀。

因那个区的治安非常不稳定,我们只能去另外一个区向一位远方亲戚求助。他们是做杂货铺生意的,那个区相对有钱人比较多,治安还好。到了那里,我们连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很多亲戚朋友就送来了衣服给我们更换。在亲戚家度过了一个多月,我们本想等稳定一下就向亲戚朋友借点钱回广州,但怎样也凑不够那笔钱,当时一张机票差不多就要两万元人民币。

不久,大伯向银行贷到了款,重新装修了那间五金铺,于是我们又回到大伯的家居住,先生继续在店里上班。1990年9月女儿出生,我无法在外工作,仍然在家照顾孩子。有位远房亲戚开了一间洗衣店,离大伯的五金铺很近,需要人看管,还提供住宿,我就接受了这份工作,全家也搬了过去。1993年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我们也开了一间小小的五金铺。

现在回想起那段岁月,我们真应感谢上帝。在那战争动乱的环境下,祂保护我们的性命,又在困境中给我们出路,有稳定的工作。上帝借着这些环境,不断磨炼和塑造我们。

拜偶像求平安

自从有了自己的生意,日子就慢慢好了起来。那时我们经常会收到一些福音报纸和单张,但是我每次只是看一下就把它放在一边了。在治安不好的巴拿马,打劫、抢劫时有发生,当地华人都有拜偶像的习惯,以求平安,我也在家里摆了偶像,早晚烧香。谁知道人手做的偶像都是虚假的,又怎能保护我们?求主怜悯和饶恕我们过去的无知。

1993年底我先生突然胃出血,好在送医及时止住了血。医生诊断出,年仅30岁的先生患有严重高血压,有家族遗传史,从此他需要长期服用降压药。1994年初先生回广州探亲,顺便去中山二院做了一次全身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只是双肾拍出的片子有点模糊,以为是造影剂打得不好或是医生操作不好的原因,就没有放在心里。1995年底我们第二个孩子出生,生意也做得很顺利,还投资了其他一些生意。2000年先生时常感觉全身无力及头晕,在当地医院也查不出什么问题。巴拿马国家的医疗是免费的,但人太多。每次早上四点就要去排队掛号,抽血或做一个检查都要等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去私人医院检查虽快,但价格很贵。同年夏我们请朋友帮忙照顾生意,一家四口飞回广州。先生立刻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确诊为肾衰竭。尿毒症一天天严重,接下来就要洗肾了。复诊告知先生的病情,快则半年,慢则一年双侧肾将会完全失去功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做肾移植。那时在广州能做肾移植手术的只有两间医院,排队等肾的人很多。听到这个消息,先生整个人都瘫了,无力站稳;我也不知该用什么话语安慰他,只是不停地流泪。

我们留下儿子由广州的老人照顾,我和先生带着女儿回到巴拿马,准备处理掉商铺再回广州定居治病;但回到巴拿马只是先把五金铺以外的其他生意处理了,没有卖五金铺,因为贷款的钱还没有还清,而且先生的医药费、孩子的读书和日常费用都没有其他经济来源。就在那一个月里,先生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无奈之下我就劝他自己回去广州治病,我和女儿留在巴拿马,继续做五金铺生意。

夫妻信了主耶稣

先生回国后,我在家里的那种空虚无助真的无法形容。我知道我不能倒下,孩子和先生都需要我,可是困苦和无助让我寝食不安,在万般无助下我突然想起平时看过的福音报纸。翻开它,看见上面写着福音站联系的美国邮箱地址。当时我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冲动,就给这个福音站写了一封信。大概过了大半个月后的一个下午,有两位60岁左右的华人男女,笑容和蔼地进了我的店铺,说他们是巴拿马基督教会的韦饶元牧师和师母,刚从美国总部那边收到我的信,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听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请他们坐下后就尽情地把心中的苦水全倒出来。他们安慰我,为我祷告,离开时还送我一本圣经和一本《荒漠甘泉》,教我如何按照日期看。我如获至宝,天天坚持看,从中得了很多安慰。

韦牧师和师母每个星期都来探望我,帮我查考圣经中的马太福音,向我讲解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救赎。原来我们世人都是罪人,是耶稣基督来作我们与上帝之间的中保,替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祂的宝血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过,让我们能与上帝和好。刚开始听并不理解,但是感觉每次查完圣经心情很舒服,有平安,每周我都盼望他们来探望。有一次上帝给了我亮光和感动,我表示愿意信耶稣,于是韦牧师就带我做了决志祷告。感谢主!上帝在患难中眷顾我,在万民中拣选我成为祂的儿女。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先生打来电话告诉一个好消息,医院已经找到了和他配对的肾源。当我把这消息告诉韦牧师,他算算13 个小时时差,说医院通知我先生换肾和我决志信主是同一天时间。哈利路亚,感谢主!信主以后我不再忧愁,不再流泪,我可以祷告,知道有主耶稣作我的磐石,作我随时的帮助,我常常感恩。我在弟兄姐妹面前作见证,参与教会的事奉,生活充满了喜乐。2001年底我在巴拿马基督教会受洗归入主的名下。

先生的手术做得很成功,而且术后平安地渡过危险的排斥期,身体恢复很快,并独自回到巴拿马。每周他都陪我和女儿一起去教会参加敬拜和查经,弟兄姐妹给了他和我们全家很多关心。不久,他也决志信了主耶稣。

全家终于团圆

因为先生须吃排斥药,出境时凭医生证明也只能带足一个月的药量。在巴拿马又无法买到这种药,一个月后他不得不再次回到广州。

在广州经过一段时间的身体恢复后,他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承包了家附近一间民营综合医院。他有了经济来源,就天天催我把五金铺卖掉,回广州好一家团圆。由于那时信主不久,信心不足,担心他承包的医院收入不稳定,他吃药及家中其他开销大,总想赚上一笔再回去。这样一拖就是四年,直到2004年的一天,接到母亲摔倒以致左肩粉碎性骨折而住院做手术的电话,我才在匆忙中将五金铺卖给熟人并回到广州,全家终于团圆了。

到广州后,我很快找到一间教会。不久,我加入教会诗班,开始参与事奉。

主的恩典够用

生活虽然稳定,但是家庭经济开支很大,光先生每月就要吃几千元的药,凭他一人的收入远远不够。我离开自己的本行已有14年,要重新就业必须再考护士上岗证,可是出国时户口已经取消,无法参加考试,因此我天天跪着祈求上帝带领。后来我按姐姐的建议,报读了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初级会计短期培训班,也学会如何使用电脑和电脑编程的一些基本操作。结业后,我找到一家香港外贸公司在广州办事处的工作。公司急聘一位会西班牙语,同时要懂基本电脑操作的文员,感谢主,这个工作简直就是为我预备的。

工作找到了,但我对外贸一点都不懂,加上我讲的西班牙语都是日常用语,书写一点都不会,所以刚开始时写封邮件都非常吃力。于是我一年内自学完大学西班牙语两年课程,大大提高了书写能力。在工作中学到了很多外贸上的知识,但没想到这家香港外贸公司因生意不好而取消了广州办事处。我接着找工作,把简历投到一家翻译公司而被聘用。因为用电脑处理事务,所以大部分时间能在家上班,又可照顾年迈的父母。哈利路亚感谢主!仰望上帝,祂的恩典够我用!

不仅如此,在我孩子回国求学的事上也充满上帝奇妙的带领。2004年回广州时女儿只会英语和西班牙语,中文仅限于在家里学到的一些广东话,连自己的中文名字也写得东倒西歪。已经在国外读初二的她,只能从小学五年级开始读。因没有户口,我们家附近的市重点小学需要付五万元赞助费才可以上,我的两个小孩加起来一共就是十万人民币,我们完全付不起,只能求上帝开恩。

上帝果然开门,校长答应免去我们两个孩子的赞助费。原来我先生的医院和学校属同一个居委会,先生和该校的领导经常一起开会,经常来往,医院对学校的师生看病也给了很多关照优惠。女儿的语文基础是零,好几个班主任都不愿意接收她,怕影响他们班的平均成绩;但是主耶稣为我们开道路,借着家庭补习,孩子们的成绩也都赶上来了。第二年女儿读六年级的时候,作文多次被评为优秀作文,贴在学校的墙报上。小学毕业时她被评为广州市优秀三好学生,后来也进入重点初、高中学校。

救恩临到我的家人

回到广州我们一直都是和我父母一起住,父母以前是拜偶像的,于是我天天提名为他们能信主耶稣祷告。只能信上帝真神,因“除祂以外,別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別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后来教会的探访组去我家传福音,父母受感动做了决志祷告。祷告以后他们马上把家里的偶像全部清理了,并于2005年12月18日双双在教会受洗成为上帝的儿女。信主耶稣后的老爸老妈充满了喜乐,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老妈常常跟她的老伙伴们讲见证,说她现在信耶稣不拜偶像了,好喜乐很有平安。

2009年读高中的女儿,凭着信心也接受了主耶稣并受洗归入主名。2013年女儿去西班牙马德里读大学。去西班牙之前,我联系了巴拿马教会的韦牧师,很快他为我女儿找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基督教教会,她就一直在这个教会参加聚会。毕业后回广州工作,女儿也一直在教会参与诗班等事奉。

妈妈于2012年新春的年初九突然心肌梗塞,离开我们安息主怀。她的突然离世,使我们全家都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中,其中最悲痛的莫过于我的爸爸。他无法适应,茶饭不思,夜不能寐。那段时间我和姐姐天天陪伴在旁,陪他去喝茶、逛街、聊天,想尽各种方法消除他对妈妈的思念。幸好他每天早上都看圣经和《每日经历神》这本灵修书。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就看见爸爸穿得整整齐齐,好像要出门的样子。他对我说,不用再陪他去喝茶了,因为刚刚灵修时有一段分享让他很有感动,书上这么说:“即使每个人遗弃你,上帝仍不离开你,祂会看顾你到底。”这句话使他豁然心情舒坦,明白上帝一定会看顾他的。感谢主!上帝的安慰才是真真实实的安慰!

妈妈安息主怀,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有另外的收获。在牧师主持的妈妈追思告別会上,教会里有几十个弟兄姐妹来参加,会上唱诗歌并有讲道,没有世俗的哭哭啼啼,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安详。很多还没有认识上帝的亲戚朋友会后纷纷询问关于基督教的事,其中姐姐和哥哥嫂嫂最感兴趣,他们平日里也看见爸爸妈妈信主后生命的变化。会后午餐上,教会的思伟姐妹和桂芳姐妹非常有耐心地回答了我哥哥和姐姐所有关于信基督的提问,上帝把福音的种子播种在他们的心里。感谢主,不久姐姐和哥哥一家四口参加了教会的慕道学习班,明白基督教的真理后信了主耶稣,并在2013年也接受了洗礼!

自2001年我信主后,家里相继有12位亲人信了主耶稣!上帝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上帝的恩典永远数算不完。“我要一心称谢耶和华;我要传扬祢一切奇妙的作为。我要因祢欢喜快乐;至高者啊,我要歌颂祢的名!”(诗篇9:1-2)荣耀归主名!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80701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675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