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阅览室   
 

分享到QQ空间

重生的婚姻

黄磊

聚散两依依

记得我读大学时,爸爸就叮嘱我在大学里找一位未来的妻子,可是阴差阳错,未能如愿。后来开始工作,家里给我介绍了不少门当户对的女孩,不是她看不上我,就是我不喜欢她。正当我以为自己终生与爱情无缘时,却遇到我现在的妻子,我和她一见钟情。

岳父母很关心女儿的幸福,还去我工作的单位调查了我的为人,知道我有好名声,才放心将女儿嫁给我;可我的父母并不很乐意,主要因为她在异地上班,担心将来夫妻分离会给婚姻带来困难。我没有听父母劝诫,相爱不到半年,便与她结婚了。

我辞去“铁饭碗”,和她旅行结婚期间,在深圳街头一起找工作,也如愿在一家香港公司上班。工作不到半年,因为担任仓库管理员的妻子受不了老板的批评,我们便双双辞职。接着我们又找到一家台湾合资企业,我作工程师,妻子作文员。只上了一天班,我就不忍心妻子和打工妹住在简陋的上下铺里面,又双双辞职。我们不停地寄简历,也没找到工作,身上带的钱渐渐用完,我就动员妻子先回老家原单位上班,等我稳定了再接她来。如此,我们便开始两地分居了。

后来我决定去美国留学,就离开深圳回老家上托福和GRE考试补习班,我们又在一起两年多时间,我终于被美国一所大学录取上研究生。等我拿到签证时,我们在北京的美国大使馆门前高兴得抱在一起,她的眼泪夺眶而出。一个月后,1997年8月底,我告別了心爱的妻子,远去美国求学。

回想结婚八年来,我们一直聚少离多。彼此之间虽然从不间断打电话和写信,相亲相爱;但正如我父母所担心的,异地生活对我们婚姻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特別是因生活的艰难加无知,妻子经历了三次堕胎,给她带来很大的伤害。专家们说,女性堕胎给自己带来抑郁症的机率非常高。后来生大女儿时,妻子果然患上了抑郁症,而且17年之久未得治癒。

上帝寻找我

因赴美是借钱自费留学,我住在別人租的公寓客厅里,省吃俭用,压力不小,时常心事重重。

有一天,一位美国教会的传道人来我们公寓,邀我室友聚会。这位叫大卫的传道人居然会说国语,曾经在台湾宣教11年。那天我室友不在家,我便自告奋勇跟他去了,既兌现我在北京簽证时的诺言:求上帝帮我,若通过我就去认识祂,也想跟美国人学学英文,从此我坚持参加他们每周一次的查经班。我在查经班里决志信了主耶稣,但我那时口里承认自己是罪人,头脑里相信耶稣为我的罪而死,但心里并没有真正悔改,也没有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祂。

后来我申请搬到了学校的公寓。有一天,一对华人教会的牧师夫妇来我寝室探访,嘘寒问暖,给我送来厨房用具和做好的饭菜,还为我的学习和生活压力祷告。不久,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大学里一个科研助理职位,每周在实验室工作20小时。这样,我的收入就可以负担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了。

遇到了诱惑

我和妻子分离不到一年,我们的婚姻便经历了考验。她在单位上班,有人见她年轻貌美,打她主意,追求她。我这边,在研究院实验室工作时也遇到了诱惑。一位刚从清华大学毕业的美丽女生,虽是早我半年来的师姐,却比我年轻七岁。我们常常在一起上课,做实验,也和其他朋友一起结伴旅行,去海滨游泳等等。日久生情,几乎要走在一起了。我心里很矛盾,很痛苦,因为我和妻子是从患难中走过来的,我能来美国也是她付出了牺牲。我认真检视我的内心,发现心里装的还是她,但是那位清华女生对我是很大的诱惑。她很单纯,我不知道她是否了解我已经结婚了。我表面上是个基督徒,也坚持去教会,但还没有真正重生得救,心里充满了邪情私欲,有时还深夜上网看黄色淫秽网站。有一次教会组织野外退修营,我开车送她一起去。她听了一天想回家,于是我又送她回去,但上帝怜悯我,阻止了我所面对的诱惑。

一天,我写给她一张便条,正面写着有关的事,但没想到纸条背面有我和妻子的婚姻状况信息。她看到后就避免和我来往了,痛苦了几个月她才恢复过来。她后来见到我,还笑着说:“你们南方人说话行事都很委婉啊!”原来她以为我故意让她知道我已经结婚,不能和她继续那种感情,又不明说,就递给她那个纸条。其实我回头想,不是我有意的,而是上帝借着在我看来的偶然,保守了我的婚姻。当时我周围就出现了两桩婚变,一个是从中国来的已婚妻子,爱上一位从中国来的未婚留学生,然后就离了婚,与他结婚。还有一位已经结婚的研究生拋弃国内的妻子,和另一位留学生结婚。其实,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有罪性,很容易被引诱犯罪,从而伤害配偶。

婚姻的低谷

我开始着手申请妻子来美国的手续。那年头签证并不容易,妻子签了两次才成功,并于1998年底飞来美国。在机场接到她,妻子还是像我刚认识时那样的美丽。久別相聚,胜过新婚燕尔,我带她去教会,陪她逛商店。有两位单身女生看见我有妻子,非常生气,为她们的清华女生朋友鸣不平。一位女生还跑到妻子跟前,说我曾经和她们一起旅游什么的。我确实很卑贱,但行为没有出轨,甚至没有和她们任何一个人拉过手。妻子回家问我,我做了解释,她很单纯,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教会里的人从我妻子一到美国,就给予很多关心和帮助。她非常感动,坚持陪我参加团契学习,去教会听道。没过多久,妻子就信了主耶稣并接受洗礼。

不久,妻子怀孕了。1999年10月,大女儿莉莉出生,妻子却患上产后抑郁症,开始周期性整天整夜睡不着觉。我那时特別忙,还选了计算机课程,修双学位,计划毕业后找工作留在美国。实验室的工作本身就忙,导师不满意我瞒着他修读计算机课程,忽略了科研,现在来看确实是我的过错。我不但疏忽工作和本专业的学习,而且陪妻子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妻子一个人带女儿睡隔壁,我借口学业和工作紧张,独自睡一个房间;但有一点余暇我也不和妻子沟通交流,而在电脑上下围棋。妻子对我们的婚姻越来越不满,躁郁症越来越严重。有天晚上她要从三楼跳下去自杀,我抱着她大哭起来,如梦方醒,感受到对她的亏欠。

妻子的疾病是周期性的,不到两个月就发作一次。起先,我不了解她的病,看见她发病时没日没夜地整理衣物就很不满。地上堆了许多东西,连踏足之处都没有,我生气她为什么不集中精力带孩子。有一次她抱着孩子做家务,一不小心被绊倒在地,一岁不到的女儿也从手里飞出去,腿骨摔折了,还打上了石膏。那时我见她整夜不睡觉,就常拖她去睡,可她翻来复去总要爬起来,有时还把我叫醒,要我陪她说话。我白天要读书或工作,晚上需要休息。我不理解她,除了送她去看医生,督促她服药,很少陪伴她。

她从教会图书室借了一本基督教方面的夫妻灵修书,希望每天和我一起学,可我们一直都没有实行。我常常粗暴地责备妻子,把责任都推在她身上,以为批评她就可以解决问题。有次她生病时,我还骂她神经病,这使她非常恼怒。

2000年我研究生毕业,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市找到工作。大女儿一岁的时候,岳父母来美国看望我们。他们也不理解女儿的疾病症状,还指责她。有一次,我在医院看到一本小册子介绍妻子的这种疾病,里面写到家人要温柔地对待病人,不要与病人争吵,我觉得很有道理,便回家和岳父母一起学习。主耶稣要求我们爱仇敌,为他们祷告,为什么我连有病的亲人都不能好好地去爱呢?

于是我努力改变自己的态度,学会耐心聆听,不轻易动怒。她发病时性情会狂躁,很容易被激怒,这个时候我一般保持沉默,不与她争辩。她爱逛超市,我就陪她去。因为我态度上的转变,花更多时间陪伴她,家里的气氛就转变了。岳父母回国后,妻子就自己带女儿,送她上幼儿园。

有一次,妻子生病时想回国,因为回去后有父母可以帮忙带孩子,看医生也方便,不需要预约和等候。那个时候,我做什么事几乎都不祷告,大脑分析有理就马上付诸行动,于是我给她和女儿买了回国机票。一大早我把她们送进机场,通知岳父母到北京接机,然后就一身轻松地去上班了。没想到下午快下班时,接到通知说妻子在明尼苏达转机时发病,被航空公司报警送到当地一家医院的精神康复部门治疗,女儿也被送到儿童收容所寄养。我立即买了机票去明尼苏达,在那里住了两天,直到妻子的精神状况稳定后,才带着她们母女坐飞机回家。以后,我再不敢单独让妻子旅行了。

我要花很多时间照顾家人,无力打拼事业。我以前想在美国闯一番事业、安居乐业的梦想渐渐破碎了。

圣经的亮光

妻子生病的时候说话特別多,芝麻小事、陈年旧事都要翻出来唠叨。我起先忍受不了,心里厌烦,就为此指责她。这样我们就会争吵,妻子生气不愿待在家里,甚至要离婚。有很多次,她就自己开车逛商店,深夜才回家,我整天为她担惊受怕。

妻子在美国开车,一共出过四次车祸,其中有一次,是她吃了六片安眠药开车出去。按照处方她吃了两片,但深夜仍睡不着,就一连吃了六片。第二天她去邮局办完事,开车回家时药力发作,就在车上睡着了。车子无人控制,橫着穿过对面马路,撞在路边一棵大树上才停住。车头毁了,气囊被撞出来紧紧把她护住,所以她没有受一点伤害,只是腿部有些擦痕。感谢上帝,虽然这条马路很宽,可以同时对开六辆车,但她没有撞到別的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出事后,警察来了,发现她还在车里睡觉。

在困境中,我开始祷告转向上帝,圣灵也光照我内心的罪。我不断真心地向主耶稣悔改,也求祂帮我在困境中有信心、有平安喜乐。此后,圣经中的话语渐渐将我心底对妻子的爱唤醒。圣经上说:“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上帝配合的,人不可分开。”(马太福音19:6)“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5:25)“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彼得前书3:7)“……当谨守你们的心,谁也不可以诡诈待幼年所娶的妻。”(玛拉基书2:15)我开始把妻子放在除上帝以外最重要的位置了。我送她看病,陪她去医院,和她一起带孩子,帮助她做家务,最重要的是,我开始为她迫切祷告。

有一天,我跪在沙发上,流着眼泪为妻子祷告,求主耶稣医治她。我感到一股暖流进入我的心坎,似乎是眼泪流到心里的感觉,顿时觉得心里有力量了。上帝并没有立时医治妻子,但我心里有喜乐,有平安了。当我包容、忍耐,不去指责妻子的时候,家里就平静多了。我试着一边听妻子说话,不去打断她,一边为自己祷告,求主赐给我耐心和爱心听妻子唠叨,妻子的病慢慢好了。

双双被呼召

上帝使我们的婚姻死而复生,而且也使我们的信心不断增长。再次来看望我们的岳父母和我们一起参加教会里的各种聚会,他们见到教会的牧者和弟兄姐妹如此关心我妻子,都很感动,岳母率先信了主耶稣,接受了洗礼。因为岳父母在家照应,妻子还应教会姐妹之邀,参加了基督工人中心举办为期一周的灵命培训班,回来后她好像变了一个人。那一年,在教会举行差传年会时,妻子居然填了认献卡,愿意奉献自己,全职服事上帝。填完卡后她告诉了我,我当时觉得她是一时冲动,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年,我出差去堪萨斯城一个大型手机公司处理一些软件问题。主日我到一个华人教会聚会,会后他们给新来的人送纪念品,给我送了一本张郁兰博士的《认识真理》。在出差的那些日子里,我认真地读完了这本书,给我灵命上很大的帮助。

2002年几个华人教会联合举办了一场布道会,主讲人是谢韦光博士,我作招待。几场布道下来,有不少人走到台前愿意信主。最后一次讲道,我听得特別感动,谢博士在结束时呼召弟兄姐妹投身全职传道,我竟心潮澎湃,不由自主地走到台上把自己奉献出来。同年圣诞节在堪萨斯城举行的冬令营里,上帝再次借着谢韦光博士把我从人群中呼召出来,愿意全职服事祂,那次我肯定自己是蒙了主的恩召。从那以后,我开始认真学圣经,把圣经从头到尾读了一遍。无论是开车还是散步,我总会带着CD机随身听圣经朗读或讲道,同时还在一家神学院注册上课。

感谢主耶稣,祂先呼召我的妻子,所以当我提出辞职去读神学时,她不但没有反对,还非常支持我。2004年我辞去工作,举家搬到佛罗里达一家神学院所在的城市,在神学院边事奉边学习。五年后我毕业了,被上帝进一步呼召,举家回到中国的家乡开始宣教和牧养教会。这么多年来,我们夫妻同心同行,越事奉上帝心里越甘甜。愿所有的荣耀和颂赞都归给慈爱无比的上帝!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180501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673期(中国信徒布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