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M USA Logo
CCM USA Logo
新约神学(网页版)   马有藻著
 
第一章-背景绪论

二丶有关新约神学


A. 新约神学研究简史

自中古时代至改革时期前夕,很少有人从事神学研究。因为天主教垄断信徒的宗教思想,教会传统的地位比圣经还高,圣经只是用来支持传统的解释。信徒不可私下解释圣经经文,教会传统从不许人加以批判。这情况在天特会议的"教廷宣言"上,奠定不可动摇的根基。但改革家坚持信仰必须以圣经为凭据,他们的口号是"回到圣经"(Sola Scriptura)。自此,圣经神学的研究便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圣经本身的权威再次受到重视。

在当时,圣经研究还未成为有系统的探索,也没有所谓旧约神学或新约神学,圣经偏重主观的解释。尤其是圣经预表学,完全忽视经文的前後脉理。直至近代,经学家强调经文上下文脉的重要丶历史与文化的影响丶圣经文学的性质等,前人过度主观的解释才有客观的检讨,他们的谬误才得以纠正过来。

1787年,J. P. Gaber这位学者首先提倡将系统神学及圣经神学分开探讨;另一位步其後尘的乃是W. Wrede,他认为系统神学太着重理性的判断及分析,不及圣经神学依重历史那麽准确。不过,不少学者,尤其是德国的F. C. Baur和H. J. Holtzmann(1897)却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圣经神学只是宗教神学,是研究宗教的学问,圣经历史只是宗教史,而非真历史(religion geschichteliche),这步骤方法产生了後来著名的杜平根学派(Tubingen School)。但亦有甚多德国学人,如J. C. K. Hofmann(1841)丶Tholuck丶B. Weiss(1868)丶W. Wrede(1897)丶T. Zahn(1932)丶P. Feine(1910)丶E. W. Hengstenberg等人,却从历史方面入手,力证圣经乃真人真事的纪录,尤其是神在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上显明它的实在。

进入二十世纪,德国神学家如R. Bultmann(1956),此人认为耶稣的言词只有40句是真历史)【注2】丶Hans Conzelmann(1969)丶Ossar Cullmann(1950)丶W. Kummel(1969)丶G. Boonkamm(1960)丶J. Jeremia(1964)等的写作,影响整个神学界;他们有些认为耶稣生平被甚多犹太传统遮盖了,因此必须拆除这些传统的外壳,才能得知耶稣生平事迹的意义。有些认为只有保罗和约翰福音的神学,才是纯正的新约神学。有些认为新约历史毫无历史价值(尤其是神迹部份),只是显示神的救恩心意(heilsgeschichte),这心意是神的宣告(keregma)。有些只接受耶稣丶保罗及约翰的神学为真理,把新约其他作者都视如敝屣。有些说耶稣生平的意义要在新约书信里才找得到,书信不是神的启示,而是人对神启示的诠释;此等人士称为新约神学"宣告学派"(kerygmatic school)中的佼佼者。他们的思想广受英国丶美国学人的依循,如C. H. Dodd(1935);F. V. Filson(1943;A. M.Hunter(1944);A. N. Wilder(1947);Otto Piper(1956);A. Richardson(1958);F. C. Grant(1958);J. Robinson(1959);F. Stagg(1962);R. Knodsen(1964);W. D. Davies(1966)等。时至今日,这研究新约神学的法门已根深柢固在英美各神学院里。

可是也有不少英美学者认定新约历史乃是真史,他们认为新约神学的研究不能脱离历史的研究,也不能忽略神在历史里所作所为的意义。他们强调新约各作者多面性的神学重点;他们的模式是以探讨新约神学该有的窍门方法,其中以D. Guthrie(1981)丶L. Morris(1986)丶G. E. Ladd(1947)丶C. C. Ryrie(1959)等的新约神学诠释广被采纳为标准课本;只是Guthrie及Morris是以主题式(topical/thematic)来表达,而Ladd及Ryrie的方法似更接近圣经神学应有的模式,不像系统神学的表达方式。

B. 新约神学的特徵

每种神学研究都有它的特徵,而新约神学因为是旧约神学的延续,因此有四个显着的特徵:

1. 承受旧约神学思想

新约神学乃旧约神学的延续,因此甚多旧约神学的思想在新约里重现。例如:旧约强调以色列是神的选民,新约亦然;旧约宣告神是救赎的神,新约亦同;旧约以神国为主题,新约依旧如此;旧约以选民为中保,新约也以属神的人为中保。

2. 延伸旧约神学思想

旧约如树的根,新约如树之果。旧约所强调的,在新约继续强调,只是旧约所期待的,到了新约时代有更丰富的启示。

3. 补充旧约神学思想

旧约中甚多预言,到了新约便有更清楚的交代。例如创3:1的蛇,原来就是撒但(启12:8)。旧约逾越节的羔羊,原来就是预表新约的耶稣(参创3:15及12:7的"後裔"至终应验在耶稣身上;加3:16)。旧约不少模糊不清的地方,到了新约便豁然开朗,这是因为新约神学是旧约神学的补充,这补充是辅助性而非反对性,因此能加深很多旧约所没有的真理(如千禧年即弥赛亚国度丶教会是基督的身体等)。

4. 协调旧约神学思想

新约神学思想从不会和旧约神学思想产生对立关系,反而新约神学常协调旧约的内容;旧约有甚多的宣告丶强调,在新约也有同样的宣告和强调。因此,旧新两约的真理便能协调起来。非如有些学者,擅自以新约套用旧约,便将旧约重新解释(re-interpret);例如以新约取代以色列,将神给以色列的应许转让给教会(如G. E. Ladd)【注3】

C. 新约神学的范畴

新约神学的范畴虽然没有旧约神学那样博大广阔,浩瀚无垠,然而着实有其独特重点,可分为四大类:

1. 耶稣基督

新约神学极为强调耶稣的身分丶工作丶使命和期待。

2. 敬虔的团体

正如旧约所记载,以色列是神所选召的敬虔团体,承接神的应许,并受命将神的荣耀传扬万邦;这个事实,到新约也毫无改变。在新约时代,神的教会是新的敬虔团体,这团体称为基督的新妇丶基督的身体,是预备要完成神使命的一群。

3. 圣灵的工作

在旧约,圣灵的工作记载不多,远不及新约。在新约中,圣灵的工作异常明显,如内居信徒心中,感动丶督导丶责备信徒,使信徒行在神的旨意中,故此新约时代亦称为圣灵时代。

4. 末世的计画

有关神在末世的计画,新约里有最後的启示。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books/ntt/nt-theology.aspx?id=sm01_02
华人基督徒培训供应中心出版,中国信徒布道会制作网页版。